【一线通两会】聚焦人脸识别的民生应用与信息安全

工作室访谈现场,林海云(左二)、王坚(左三)、邵晏(右一)畅谈人脸识别技术在泉州的运用与发展。

■东南早报记者 傅恒 李菁 吴嘉晓 文/图

随着科技的发展,人脸识别技术正不断在越来越多行业得到应用,刷脸支付、刷脸考勤、刷脸入园、刷脸取件……刷脸已经渗透到群众的日常生活中。然而,当我们在体验人脸识别带来便捷生活的同时,其背后的隐私安全、个人信息安全等隐患也引发了民众的担忧,成为市民关注的焦点。

现状

泉州:人脸识别应用处于初级阶段

家住丰泽东海街道的李小姐笑称自己已经完全进入“人脸识别”时代。每天早晨走出小区,需要人脸识别才能出门;送孩子到幼儿园,需要刷脸孩子才能入园;中午下班后,到超市买菜结账也使用刷脸支付。“因为刷脸支付处于推广阶段,有时候还能领到不小的现金红包。不过据我观察,现在直接刷脸支付的人还不算多,小区里还有部分业主没有使用人脸识别出入,仍在使用电子钥匙,可能是担心个人信息泄露。”

一些小区使用人脸识别门禁系统

不少商场、店铺可以刷脸支付账单

记者采访了几位从事人脸识别研发工作的业内人士后了解到,人脸识别在泉州的使用仍属于初级阶段,想要普及需要一段时间来宣传推广。“目前,年轻群体使用更多,比如人脸识别支付,但还有部分年轻人担心刷脸支付不安全,没有开通这项功能。”一位业内人士表示,人脸识别在泉州普及程度仍不高的原因有三点,一是宣传科普还不够,二是大多数人担心个人信息被泄露,三是老年人在使用人脸识别时存在一定困难。

在智慧食堂用人脸识别支付餐费

“目前,老年人社保资格认证,一些政务APP、‘家校通’都需要使用人脸识别功能。”从事人脸识别研发工作的林先生告诉记者,担心个人信息泄露应该是人脸识别没有办法在短时间里普及的最重要因素,对新事物的安全性需要一段时间的考量,就像移动支付从被质疑到全民使用也经历了一段时间。

全国:发现多起人脸识别诈骗案件

从“人脸识别第一案”一审落锤,杭州野生动物世界被判处赔偿原告郭兵1038元,到近日网上引起热议的“戴着头盔看房”短视频,人脸识别系统正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而记者了解到,目前在全国范围内,已发生多起犯罪嫌疑人利用民众不熟悉人脸识别功能进行的诈骗。

去年,广西南宁的一名房产中介人员在交易时以房屋查档为由,用手机为客户刷脸,客户没有收到房款,房屋就已经被过户,房子被买家抵押给第三方。该名中介骗取了十余名客户总额超1000万元。据了解,该中介使用的是一款“邕e登”APP进行不动产转移登记的,该APP是南宁市不动产登记中心推出的线上业务办理平台,通过APP刷脸认证,可以查询认证人名下的房产,还可以办理过户。若业主对操作流程不熟,中介就有机会钻空子。为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南宁市不动产登记中心表示将对网络平台进行优化,增加验证码确认等。

天津市河东区的付某某在事先获取了韦某的身份证、手机密码后,以测试人脸识别系统软件的名义,诱骗韦某在17个贷款软件上进行人脸识别,最后成功以韦某的名义贷款了29万余元。因犯诈骗罪、盗窃罪,河东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处付某某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并处罚金60000元。

市民

为工作生活带来便利 也存在信息泄露风险

一名基层交警告诉记者,人脸识别的技术,对于平日里查车、处罚当事人确实帮助很大。在交通违法查处过程中,有的当事人由于种种原因,拒不配合,不提供身份信息,而如今,只要刷一下脸,身份信息就显示出来,其之前有无违法记录的信息一目了然,给执法提供了技术保障。基于人脸识别技术,他们在查处交通违法过程中还查获过多名网上追逃人员。

智能人脸识别进行体温测量

吴先生是一家企业的负责人,在员工考勤方面,也应用到了人脸识别技术。“以前大家都是打卡上班,偶尔会出现代打卡的情况,如今使用‘钉钉’考勤,通过人脸识别、自动定位,可以更好地管理员工。”

市民许小姐告诉记者,对于人脸识别,她最经常使用的就是刷脸支付。“我觉得刷脸支付相对于指纹支付、密码支付更加安全。”但是许小姐也坦言,在其他领域使用人脸识别时会有些犹豫,担心信息泄露风险。“毕竟,上传后信息就掌握在APP开发者的手中,还是要谨慎点。”

去年10月份,由全国信息安全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等机构发布的《人脸识别应用公众调研报告(2020)》显示,有九成以上的受访者使用过人脸识别,具体用途当中“刷脸支付”最为普及;有六成受访者认为人脸识别技术有滥用趋势;还有三成受访者表示已经因为人脸信息泄露遭受财产损失。

老人孩子有时识别困难 数据收集尚无监管部门

近几年,人脸识别逐渐被运用到一些与市民生活息息相关的APP中,但也暴露了一些因技术发展不够成熟而引发的尴尬。

“前年,我外婆需要通过手机的人脸识别进行社保资格认证。老人已经90岁了,不会用智能手机,而人脸认证需要按照指令点头、摇头、转头,可能是识别技术不够成熟,外婆和我折腾了大半小时都没通过认证,最后只能送外婆去现场认证。”市民李小姐说,不仅是老年人,如果婴幼儿需要进行人脸识别认证时也会出现困难,因为孩子太小是听不懂指令的。

“这的确是人脸识别现阶段存在的尴尬。所以今后在人脸识别技术的创新研发方面,应该往通过面部微表情就能实现认证的方向发展,为难以进行人脸识别动作指令的老年人和婴幼儿提供方便。”一业内人士表示。

对于不少市民担心的个人信息安全问题,目前也尚无相关部门对此进行监管。“如果我到一家餐厅消费,他需要收集我的人脸信息才能注册会员打折,那我到底注不注册呢?一旦信息被餐厅泄露,有没有相关部门监管呢?”李小姐坦言,自己小区里有部分业主不愿使用人脸识别出入功能,就是担心信息泄露,因为常有中介打电话问业主房子卖不卖,一些业主认为物业的保密工作存在漏洞。

业内

人脸识别收集信息前要经过被收集者同意

“从发展趋势来看,信息收集方是应该到相关部门进行备案的,日常需要有部门进行监管,一旦发生问题应进行相关的惩处,才能促进人脸识别产业进一步发展和成熟。”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据了解,《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第四十一条规定,网络运营者收集、使用个人信息,应当遵循合法、正当、必要的原则,公开收集、使用规则,明示收集、使用信息的目的、方式和范围,并经被收集者同意。该业内人士表示,人脸识别技术应用应该要有底线,不能滥用,要把这项技术真正用到便民中去。除了特定部门的执法活动,任何机构、企业和个人都无权通过人脸识别调查和追踪个人的私人生活。像小区、公园等一般场所,刷门禁卡、二维码等就能起到安全防护的效果,并不需要获取公众具有唯一性的指纹、人脸等个人生物信息。还有一些生活服务平台,为绑定用户、精准营销,让人们“刷脸”,不符合法定的收集个人信息的必要原则。目前,国内还没有专门的人脸识别应用立法来有针对性地管辖,大部分的群众无力应对数据入侵,想要获得信息安全感,不仅需要实操性更强的法律依据,也需要企业去保护、尊重公众隐私。

代表委员声音

市人大代表王坚:拥抱新技术建立监管数据库

科技改变生活、引领生活的趋势是不可逆的,人脸识别将对社会、各行业的发展形成助力。因此,我们要“敢这个先”。人脸识别目前的发展仍处在初级阶段,技术进步、信息安全、法律法规都会在使用发展中越来越完善。今后人脸识别将从单纯的身份识别衍生出更多的功能,比如情绪识别等,通过读懂微表情来判断个人是否存在心理问题,及时进行干预。建议主管部门设立人脸信息数据库,任何部门、机构在调取人脸信息时都会留下信息,让不法分子没有漏洞可钻。同时,制订人脸识别运用的使用细则,提升技术规范,让人脸识别的运用发展步伐更稳更快。

市政协委员林海云: 技术将助力农村数字化建设

在这次两会上,我有一个关于乡村振兴工作的提案,其中第一点就提到了加快数字化农村建设步伐,要提升偏远、落后区域人口的数字化生存能力,促进青年群体帮助老年人、故乡人拥抱互联网等新鲜事物。人脸识别技术对于农村的很多老年人来说还是一个新鲜事物,但今后一定会越来越普及,所以我觉得应加强在农村应用推广。

鞋服产业作为我市的支柱产业之一,人脸识别在该领域的应用场景也已经十分普遍。比如有一些鞋企的智慧门店中设置的人群智能识别系统,通过人脸识别获得顾客性别年龄等信息,分析消费群体的购鞋喜好。科技赋能传统产业方面,我相信人脸识别会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市政协委员邵晏:用技术管技术 用制度去规范

人脸识别可以运用到教育行业中,孩子们经过校门口通过人脸识别可直接考勤;量体温也不再用排队手动量,可以通过人脸识别功能直接测出体温;人脸识别如果能读懂微表情,就能及时判断学生的心理问题。此外,人脸识别还能运用到更多领域。它的广泛使用,能够将不少繁琐的问题简单化,在为生活提供便利的同时,也将激发学生研究科学的兴趣。

很多曾经科幻片里的情节已经成真。虽然人脸识别在起步阶段可能出现被利用、被盗用的情况,也可能出现伦理和安全问题,但我们应该用技术管技术,用制度去规范。

市政协委员林栋梁:从产业、监管、政策上发力促发展

人脸识别的要从使用初级阶段走向成熟,需要从产业发展、部门监管、政策扶持三方面共同发力。企业应该通过技术研发解决现阶段存在的尴尬。一方面,应该从如何通过微表情等细节识别来取代比较麻烦的动作指令方面入手,让老年人和婴幼儿等群体使用时更加方便。另一方面,要考虑到大部分市民担心的信息泄露问题,在采集人脸信息的过程中,不再捆绑采集个人姓名、电话号码、身份证等个人信息,降低用户的不安全感。

建议我市在发展智慧社区建设时,出台与人脸识别相关的政策,从产业发展、技术创新、人才引进、行业监管地多个方面发力,促进人脸识别产业发展到更成熟的阶段。

【编辑:林燕婉】

(作者:记者 傅恒 李菁 吴嘉晓)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