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名95后女孩选择当特教老师,背后竟有这些故事……

在高考填报志愿之时,95后的王燕婷选择了特殊教育专业。当时她只觉得这是一个比较特别的专业,直到进入学校之后,才明白当特教老师需要很大的耐心。毕业之后她从事孤独症康复工作,这群星星的孩子既让她付出很多,也让她收获很多,一个小小的拥抱,对于小王来说已然值得。近日,她向96339记者讲述自己的这段经历,希望有更多人关爱这个特殊的群体。

喜爱小孩选择特教 见习后方知不容易

我从小就喜欢小孩子,他们的天真活泼可爱,常常吸引我的目光。每当看到小孩子,我都会上前逗一逗他们。正因为如此,高考填报志愿时,我希望能选择与教育教学有关的专业,当看到“特殊教育”这四个字时,我便萌生选择这个专业的想法。在网上查询了解这个专业后,就坚定了这个想法。

刚上大学时,老师告诉我们,这个专业需要很大的耐心。一开始,我对这句话并没有太大的感受,毕竟平常都是理论学习。直到大二那年到泉州市特殊教育学校见习,才领悟了老师这句话的含义。

当时,我被分到幼儿园孤独症班小班。原本小班的孩子就比较好动,孤独症的孩子更严重,他们无法安静地坐着,而是不停地在教室里跑来跑去,也难以听懂老师的指令。一堂课下来,老师需要不停地“抓住”乱跑的小朋友,课上得比正常小班忙得多,这时我才真正理解了当初老师所说的“耐心”。如果没有足够的耐心,看到这样一群跑来跑去的小朋友,老师应该会很容易烦躁。

认真学习理论知识 投其所好吸引孩子

那次的见习,让我既领悟了老师的话语,也通过和孤独症孩子的接触,更直观地了解了孤独症。我没有退缩,反而更喜欢这个专业,更认真学习理论知识。我觉得,只有我的理论基础足够扎实,我才可以真正帮助到这群星星的孩子。

去年6月,我毕业了,在一家康复机构上班,专门教患有孤独症的孩子。我们是一对一教学,我的学生中最小的才一岁半,最大的6岁。每次上课,一个小孩要上两节课,一节课30分钟,一天下来,最多的时候我要给8个孩子上课。有时候虽然也会觉得疲惫,可我总是乐在其中。

这些孩子无法集中注意力,也无法很好地表达,甚至听不懂大人的指令,所以在教他们的过程中,我得投其所好。我会提前向家长了解孩子喜欢的东西,当孩子不听我说话的时候,我就用他喜欢的东西来吸引他。有的孩子很认生,我就得提前准备好游戏、儿歌、卡片等等,拉近我们之间的距离。只有这样,才能顺利开展教学。

小小拥抱已然值得 遗憾康复不能继续

我记得有个4岁的孩子,他的自理能力比较差,上课的时候喜欢自我刺激,比如咬手、打头等等。在给他上了三个月的课之后,我因为有事请假,便在下课的时候跟他说:“王老师要下班啦,下周不来了,要换别的老师了。”当时说的时候我并没有想很多,没想到我一说完他突然哇哇大哭起来。

他是姑姑陪着来上课的,姑姑便让他抱一抱我。其实孤独症的孩子是不爱与人亲密接触的,可他竟然真的上前抱住了我。那一刻我的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我强忍着不让泪水流下来。是啊,给他们上课的确比给正常的孩子上课辛苦多了,可就是这样一个温暖的拥抱,让我觉得付出再多也值得。

在康复机构里上班,有感动,也有悲伤。因康复费用比较高,看到有的孩子不得不半途而废,我就会难过。我班里有个孩子才一岁半,医生诊断为疑似孤独症,家里除了妈妈之外,其他人都不理解,认为孩子没问题,因此学费只能由妈妈来给。在上了一个月之后,孩子有了进步,可妈妈却告诉我,没有钱再继续读了,等她积攒够了再来。我听完之后,心里很不是滋味。

从不被认可到感谢 愿陪伴星星的孩子

在我教学的这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曾多次遇到家长的不认可,这对于我来说,上课的压力挺大的。孤独症的孩子学习起来比较慢,而且每个孩子的学习能力也不一样,有的小孩可能需要上好几个月的课,才会有一点点小进步。可家长往往很着急,他们会质问我们,为什么孩子学这么久还学不会。其实每一个老师都在努力教孩子,家长的这种态度,会让我们觉得自己不被认可。

我曾经教过的一个三岁多的孩子,上课时他很不配合,不听指令,时常动来动去,很难安静下来。上了三个月的课,他还是和刚进来的时候差不多。他的妈妈认为是不是教学方式有问题,导致孩子完全没进步,可机构领导看了我的教学后,认为完全没有问题。在第四个月的时候,孩子突然改变了,不仅可以静静地坐着,还可以跟我眼神交流,甚至会说一些词汇,不仅他妈妈觉得很惊喜,我也非常高兴。这个时候,他的妈妈诚恳地向我道歉,跟我说“辛苦了”。

类似这样的不理解还有很多,我遇到的还算是轻微的。虽然给这群孩子上课很不容易,可我很喜欢和他们待在一起,也早就习惯面对这群孩子了。未来的时间,我依然会与星星的孩子为伴,带他们认识这个美好的世界。

(石伟琴 整理 洪志雄 插图)

【编辑:林燕婉】

(作者:石伟琴 整理 洪志雄 插图)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