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百年婚姻禁锢!南安这两地四村分别在同一天举行仪式

6月15日这一天,对于南安美林街道金枝村与玉叶村圳后自然村、石井镇院前村与杨山村东安下自然村来说是特殊的日子。不确定从何时起,因何原因,上述村庄虽然相邻,却互不通婚。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移风易俗新风尚深入人心,村民的观念也逐渐发生改变,互不通婚的陈规显得不合时宜。经过前期各村村两委、老人协会的沟通协调,美林、石井两地不约而同地选在15日这天举行仪式,破除百年陈规,不少村民都赶来见证这一历史性时刻。

□泉州晚报记者 陈灵 黄耿煌 通讯员 李晓梅 黄成贵 文/图

或因“山契”引矛盾 年轻人谈婚论嫁受阻

15日上午,美林街道金枝村、玉叶村圳后自然村的200多名宗亲代表齐聚玉叶村万公妈宫,举行解禁历代不通婚仪式。在鞭炮声、腰鼓声的助阵下,两村上百年不相往来、互不通婚的祖先誓约解除。‍同日,在石井镇接待寺也举行了一场简朴的缔结友好乡邻仪式,院前村与杨山村的村两委、老人协会和村民代表等参加了仪式。两村代表签订了具结书,互赠“永结和谐”“亲谊永固”牌匾,宣告两村破除“世代不结亲,不婚娶”的陈规旧俗,缔结睦邻友善关系。

南安美林街道金枝村与玉叶村圳后自然村破除百年陈规

追溯起上述村庄互不通婚的时间和缘由,各村均无详细的记载,老一辈也都记不清了。“新中国成立前就有这个规矩,”玉叶村老人协会会长傅孙膑介绍,“原因或许与田地、山地纠纷有关,也有一说法是金枝村一户人家嫁女儿,结果新娘把娘家的山契带到了玉叶的婆家,几经交涉不愿交还,老祖宗就发誓绝不再和对方通婚。其实两村村民和谐团结,就是心里有个疙瘩。”金枝村村委会主任杨清瑞说道,他听说两村年轻人谈恋爱,有的把户口迁出去了才结婚,有的领结婚证乃至生孩子,都不敢举行婚礼。

石井镇院前村与杨山村东安下自然村缔结睦邻友善关系

巧合的是,“山契”似乎也是石井镇院前村与杨山村东安下自然村禁婚的缘由。院前村村委会主任李清叶说,“具体时间无法查证了,应该有一两百年的历史。有一说法是一村嫁女儿时,新娘偷偷把山契带走不归还,两村因此交恶。”他也听说一对恋人因此规矩而没有成婚。

破除陈规旧俗有利乡村和谐发展

近年来,在农村移风易俗工作的持续推进下,陆续有多个村庄打破互不通婚的陈规旧俗,如2017年,美林梧山村与玉叶村月埔自然村破除陈规;2019年,诗山联星村、联山村解除百年婚姻禁锢。

“上个月,金枝村老人协会会长主动来找我商谈此事。破除禁婚的想法得到村干部、老人们的支持,圳后自然村的村民们也都非常赞成。后来两村又举行座谈会商讨仪式细节,最终确定于农历五月初六举行仪式。”傅孙膑说,自此,玉叶村没有自然村与其他村庄互不通婚。杨清瑞说,其实两村相邻,田地、房子都连成一片,年轻人接触的机会多,自然容易走到一起。阻碍他们结成连理的“老规矩”已经不合时宜,是时候打破了。

“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破除不通婚的陈规旧俗是广大村民的意愿,有利于促进乡村和谐,也是乡村文明建设的发展趋势。其他村庄开了先河,起了良好示范,我们也不能落后。”杨山村党支部书记黄金洲说,“村两委、老人协会在村里广泛倡导移风易俗,传播正能量,老人协会会长黄南方也大力推动此事。”于是,在石井镇党委、政府的推动和院前村、杨山村村两委及老人协会的共同努力下,两村决定抛弃前嫌,顺应民意,缔结友好乡邻。这也是两村开展和谐村创建的一大战果,为两村乡亲的睦邻友善、繁荣发展创造良好的条件,造福子孙后代。

【编辑:林燕婉】

(作者:记者 陈灵 黄耿煌 通讯员 李晓梅 黄成贵)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