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随笔·筑梦】蔡晓盼:“男阿姨”的幼教梦想

本栏目面向泉州教育工作者诚邀稿件

投稿邮箱:jysb@qzwb.com

“男阿姨”的幼教梦想

□蔡晓盼

作为一名教师,我是特别的。因为我是一名幼儿教师,一名男幼儿教师。外界都称呼我为“男阿姨”,但我并不认为这是一种带歧视意味的称呼。反之,我觉得它是对我们男幼师的尊称。当一名男幼师细致认真地对孩子进行耐心的教育教学,提供游戏玩耍、生活管理等方面的服务,社会人士、家长会像认可幼儿园阿姨那样认可他。我与女教师同样坚守在他们人生起跑线的第一关口。每天,从我踏进幼儿园的那一刻起,我都可以看到欢乐、纯真的笑脸,在灿烂的阳光下,就像一朵朵鲜艳的花;当我俯下身子与孩子交谈时,听到孩子们银铃般的声音时,就像一首首动人的歌;当孩子突然冲过来抱着我的时候,当孩子对我说悄悄话的时候……我都能亲切地感受到,“男阿姨”找到了一份幸福的事业。

在教学的岗位上,我不像其他幼儿园的男教师那样,做电脑或者其他专科的教学等。我工作在幼教的前线,与女教师一样。从早上8点孩子入园,我忙碌的一天工作就开始了,除了早中餐、茶点、做操、午睡等常规教育活动外,我还需要带着教学目标跟孩子谈话、游戏、分享,引导孩子们在班上的语言区、益智区、建构区、表演区等不同的区域游戏,从而发展语言表达、逻辑思维等技能……下午放学,将全部的孩子交到家长手里,工作才算是完成了三分之二。接下来还有备课、制作教具等工作。因为白天的时间都在照顾孩子,所以这些只能加班完成。也许有人会认为,这样的工作跟女教师没有区别。其实,身为“男幼师”,代表着阳刚、自信、冒险、健康的教育角色,这是我在幼儿园存在的意义和价值,以个性和男子气概的一面影响孩子们。与此同时,我觉得男女幼师在教学教育的思维方面也有一定程度上的差异。有一些男老师认为重要的事情,女老师可能认为不重要,而男老师认为无关紧要的事情,女老师会觉得是天大的事情;所以,双方常会在理念和处理方法上产生某些区别。

比如,对于班上孩子的哭闹问题,我不会像部分女老师一样去哄哭泣中的孩子,而是让孩子哭一会儿,再以语言的方式去鼓励孩子要勇敢、要有信心,“上了幼儿园就不再是小baby了,哭也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我认为我们男人(教师)给的教育指令是比较直接甚至有趣的。又比如,碰上那些淘气捣蛋的孩子,部分老师可能会很生气地告诫他,并控制孩子玩玩具的时间作为惩罚的手段等等;我一般会选择走家庭路线,做家访,了解孩子在家中的表现,兴趣爱好,产生这些行为的原因,通过家长的合作,给孩子鼓励和包容;同时让他觉得老师是自己人,他会听朋友的话,跟朋友一起玩;二是多给他一些任务,让他慢慢学会自我控制。如果碰到孩子打架,我通常不当面判断谁对谁错,而是直接把双方分开,过不了多久,你就会发现,他们又心无芥蒂地玩到了一起;后面的谈心教育两个孩子也都能愉快地接受,因为孩子不会记仇。一会儿晴,一会儿雨,这就是孩子。

类似以上这些事例可能都是男女教师教学管理思维的区别。我还会跟孩子们在草地打滚,直到汗流浃背;带孩子们到户外活动,跟孩子们踢足球打篮球,加强锻炼身体;讲笑话生活趣事,不惜扮丑搞怪……这些都是我们男老师的天赋,而恰恰是这些天赋能力,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孩子自信心、性格、行为习惯等方面的养成,也可以跟女同事们的“柔性”教育互相配合,让幼儿在教育教学方面得到全方位的性别影响,使他们的个性得到健康发展。

记得是17岁那年,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我要做石狮第一名男幼师,我要支持家乡的教育事业。”学生时代播下的这一颗种子,说出的这一句男子汉的承诺,现如今这一颗种子已经生根发芽、茁壮成长,承诺也一如既往不曾改变,而初心和使命更是矢志不渝。未来的我将继续为教育事业做出自己的贡献,为自己的幼教梦想努力奋斗。

(作者系石狮市永宁镇中心幼儿园霞泽分园教师)

【编辑:林燕婉】

(作者:蔡晓盼)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