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师点评】本期名师:安溪一中陈雅鹏

2021年7月30日泉州晚报第14版↑“清源”副刊“校园风”

本期联办:安溪一中云帆文学社

#  本期名师  #



陈雅鹏,安溪一中一级教师,高二年语文备课组长,曾获得安溪县高中毕业班优秀教师荣誉称号。多次参与省市课题研究,发表数篇CN论文。


#  校园文苑  #

“文庙渊源,儒学底蕴”是安溪一中的办学特色,云帆文学社围绕学校办学特色,积极开展经典诵读、征文、研学等活动。文学社激发了同学们对文学的兴趣,为喜欢文学的同学们提供了一个展示自我的平台,丰富了校园文化生活,营造了浓厚的校园文化氛围。


□马艺婷

五月末,南方早早地入了夏,酝酿了许久的雨终于落了下来。

今儿的雨不隔窗看,端杯热水拉把方凳在庭前坐定,抬头便可看雨。

远处的山蒙上了一层乳白色的雾,和天是一般颜色,山尖像是在宣纸上点上后被晕开的墨,深深浅浅在纸上漾开了花,花开到了天上去,留下散着香味的剪影。

近点便都是绿色。后山上一簇一簇、一树一树的绿在灰色的雨幕里绽开,西瓜墨、提子青、杨桃绿,如此一看深林都香甜可口。飞在雨里的鸟雀像引着透明的线,织出一张针脚绵密的网,又栖回枝上颇为自得地赏。

再近点就是油桐树,三月小阳春时洁白盎然的花随春意早早辞别离去,与蝉鸣同来的是满树的明亮,睛时绿油油,雨时也绿油油,雨点轻巧地跃到叶子上又弹开,除了刚刚落在枝丫上避雨的鸟雀,谁也没惊着。

雨下得清透,落在雨棚上噼里啪啦,声音总让人想起早些时候的那一川烟雨——林木的妆被抹得干净,银杏梢头的最后一点点黄灿灿都被剥下,地也不软,却听不见什么声响,倒是黄包车上的薄雨篷叫得凄切卖力,仿佛快被这雨砸了命去。车里穿长衫的先生、前头淋着雨的车夫、雨巷里撑着油纸伞的姑娘,幻成了丁香味的美梦。

我低头阖眼,跌进了旖旎的梦里,在梦里听着雨,不抬头。

哗啦哗啦,像早些时候接触不良的收音机发出的声响,但又比它更利些,大抵是因为下在后山里,声音会更干净。居民楼里落地衣架匆匆挪开发出令人牙酸的声响,混着闷闷的运球击地声,本应令人烦闷郁结,但因着这场凉意扑面的山雨,什么声都显得可爱。

隔壁的小孩在惋叹刚种下的玫瑰摧折在大雨里,楼下小卖部讨价还价的声音模糊不清,踩过横亘的水洼应有的“啪啪”响声和湿脚湿鞋的壮举。火车鸣笛的声响变得沙哑潮湿,听出了一种古树参天一般的宿命感——有时像站在《理想三旬》的站台上等待了多年;有时又成了少年人,赴未知而空旷的远方;有时又成了走出昨日空山汇入大江大洋的芸芸众生;有时又牵着爱人穿过浊流宛转的长河与散漫的风沙定居在浩大的雨里……千万种人生都在雨声里落地,分不清哪趟列车是回故乡。

千万重明灭的山外、万千叠迷蒙的山内,有的大雨必然会落下,不如依余光中先生所言:“听听那冷雨。”

(作者系安溪一中高二年学生、云帆文学社社长)

陈雅鹏点评——

文章开篇以期盼下雨展开,紧接着笔者的思绪如雨一般飘落。文本既写雨落时清晰可见的画面,又写雨给人带来的遐想与思考;全文虚实结合,所闻所见所感因雨而生,由雨及理。笔调舒缓,文风清新自然。

故里地瓜

李坤宏

你想像不出,在这个充满山珍海味的世界里,还有人独喜欢吃地瓜。

根源土地,地瓜显得朴实而上不了大台面,却因朴实而让人倍感亲切。拿地瓜中的华丽者甘梅地瓜来说,不过是台湾的一种街头小吃,随处可买。但地瓜自生长在土地里,它就仿佛是农民的孩子,让每个农村的孩子见到它,就如客居他乡遇同乡般喜悦。而在闽南古音里,地瓜与普通话里的“憨直”谐音,我以为这个词谐得恰到好处——在泥土中生长的地瓜,质朴而默默无闻。

乡愁是食物的记号,食物是乡愁的导线。这一瞬间,地瓜让我想起了故里,想起了奶奶。奶奶种了全村最多的田,而那一大亩田里,地瓜有着很大的地位。幸运又遗憾的是,我从没下过田帮奶奶种地瓜、挖地瓜。虽然这保护了我的细皮嫩肉,却让我错过观察地瓜在土里头的模样,以至于没上学前,我都以为地瓜是种在树上的。我印象中奶奶的地瓜田里,没有季节之分,像是四季都有地瓜,想吃的话到田里挖就行。可奇怪的是,我夏天吃的都是地瓜干类的,冬天吃到的都是地瓜块类的。奶奶特别的习惯,让我把本都是地瓜的两类食物分到了两个季节。

儿时的烤地瓜,是几个小伙伴从家里偷摸出几根地瓜,拾来好大一堆枯枝木柴,用几根大的树根架起一个烤架,围着篝火等着地瓜烤熟。这样的画面是不会发生在一个“听取蛙声一片”的夏夜的,得是冬天,讲话吐着“仙气”的寒夜,孩子们在天寒地冻里,护着黑夜里那微弱的火焰,他们的小脸被烤得通红,嘴角上扬。他们围成的小圈,是冬夜里的太阳。小孩子们不讲究烤的均匀,烤得恰好,有那么一两块焦掉是很正常的事。可惜未能成为那些小孩子中的一员,只因爸妈说,小孩子不能玩火,还举了哪家孩子烤地瓜结果烧了一整座山的例子,我也就信以为真了。

后来奶奶不得已卖了大片的田,仅留下一两片菜地和一片地瓜田,奶奶说,那片地瓜田是给我留着的。那天,她笑着说:“过去奶奶顿顿吃地瓜都要腻了,现在日子变好了,你怎么还喜欢吃地瓜?”话音刚落,我立马回答道:“那奶奶过去的日子好幸福的嘞!”奶奶笑得更欢了。我知道,她嘴上说吃地瓜快吃腻了,可行动上还是对地瓜爱不释手。而我就像奶奶一样。

大千世界,至少有那么一样事物,你曾为它停留;而你无法想象,我彷徨不安的心,为那一块地瓜而落了地。

(作者系安溪一中高二年学生、云帆文学社社员)


陈雅鹏点评——

作者以大家熟悉的地瓜为“载体”,叙写对过去生活点点滴滴的美好回忆。语言质朴,情感真挚,读着这样的文章不仅可以勾起我们对已逝美好生活的追想,更有对当下生活的思考。

#  名师指津  #

喜欢读书,就等于把生活中寂寞的辰光换成巨大享受的时刻。

——孟德斯鸠

【编辑:张偲】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