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随笔·筑梦】张晔:苔花如米 亦可作盎然春色

本栏目面向泉州教育工作者诚邀稿件

投稿邮箱:jysb@qzwb.com

苔花如米 亦可作盎然春色

张晔

1996年,初次站在三尺讲台上的我简单地认为:师者,传道授业解惑。我要做的便是让自己的班级成为最优秀的班集体,让学生成绩名列前茅。于是,我怀着满腔热情,开始全心投入的工作模式——期初伊始已备好整个学期的课程,一学期的教案400多页,课件900多张,教本上还有满满的备注和便利贴。

因为这份责任,我曾在肾积水住院时和主治医生商量:白天上班,晚上住院,对家人谎称住校,身边无人陪护,左手输液,右手改作业;我曾在做完手术的第二天就返校上课,胸前的伤口缝合线绷得紧紧的,仍和孩子们一起在操场上训练,准备体操比赛……

也许是“责任”二字太重,反而让我对“人类灵魂工程师”的理解肤浅了,直到一堂有关“梦想”的课,我清楚地记得孩子们多彩的梦想:“我想当医生,治好妈妈的病。”“我想当航天员,上天去看看。”“我想要每次考试都考一百分,妈妈说了,考一百分她会很开心,会更喜欢我。”孩子单纯的梦想重重敲打着我的心灵,让我深悟了:师者,不止在于“启智”,更在于“启志”。

教育应该是“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它是一种温润,是自己的光亮映照孩子也能散发灿烂的光华。

班里有个父母离异的男孩子,由于母亲工作忙,鲜有时间管他,孩子孤僻叛逆。一次,孩子偷了母亲的首饰去卖,被母亲打了一顿后离家出走。当我在一座废弃的老房子里找到他时,他蜷缩在角落里,身体颤抖。我带他去了饭馆,他明显饿坏了,狼吞虎咽。他一声不吭地吃着,突然看着我说,“老师,你会不会也讨厌我,像妈妈那样,希望我早死?”我的心揪疼得厉害,“怎么会!老师爱你,才会到处找你!”“他们说我是个废物,浪费粮食。”他眼神黯淡,嘴角抽搐着。“傻孩子,我们无法要求人人都爱我们,但我们一定要爱自己啊。”住在我家的那几天,学习、家务、娱乐……我发现他的眼里开始有快乐的光亮闪动。几天后,我送他回家,并且和他母亲做了一次深谈。之后,他课上打盹的情况越来越少,缺交作业也很少见到……2017年的一天,我在大街上走着,一位高个的男子拍了拍我的肩,激动地喊:“老师!你还记得我吗?”是他!当年的那个孩子,长得高高大大的,飒!他说,他现在是一名人民警察!四手相握的瞬间,一股温暖从掌心传至心头。

教育是培养,是启发,更是传递爱。

我总将学生当成自己的孩子,我会担心他们在生活中磕磕绊绊伤到自己;会担心他们在学业上懈怠偷懒影响前程……我关爱着孩子,而孩子们也以自己的方式守护着我。还记得那次我请产假,有个一年级学生因为不知道我的具体门牌号,拿着一瓶果醋和一个梨在我们楼里挨家挨户地摁门铃。当他见到我的时候,递过手上的梨对我说:“老师,嗯—这—这,这个梨很甜,给—给你吃。”那一刻,我觉得心很甜。

弹指一挥间,25年已过,曾经懵懂的我已过不惑之年,我把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留在讲台。“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我愿作厚植教育之沃土,以自己生命光热点亮更多“苔花”的生命光华,帮助孩子们到达“心之所向”,助星星点点的“苔花”怒放作姹紫嫣红的春天。

(作者系晋江市梅岭街道希信中心小学语文教师,曾获“晋江市优秀班主任”)

【编辑:张偲】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