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有所养、老有所乐!关注农村互助养老  “幸福院”里说幸福

晋江大埔村,相识几十年的老姐妹,在幸福院里免费吃住,快乐相伴;

台商投资区东园镇,独居老人免费住进公办敬老院,力所能及照顾院里失能老人,相互精神慰藉;

南安金山村,在爱心资助下,老人们在幸福院里,每天自己动手,准备免费的一日三餐;

晋江下灶村,老人每月能拿“领银证”排队领养老金……

在泉州,老人老有所养、老有所为、老有所乐,各地尊老敬老已成风尚。

今年年初,国家出台《关于加强农村留守老人关爱服务工作的意见》,此后福建省出台实施意见,力争到2020年,农村留守老人关爱服务工作机制和基本制度全面建立,关爱服务体系初步形成,关爱服务普遍开展,农村贫困留守老年人全部脱贫。

在农村养老日受关注时,一种农村社会互助养老新模式逐渐在泉州各地推行,较好解决了老人的生活照料、精神慰藉、文化活动等需求问题。本期《封面纵深》,通过多个农村互助养老幸福样本,与您共同探讨如何让农村老人“互助”度晚年。■东南早报记者 许奕梅 庄丽祥 文/图

随着城市化的发展,农村劳动力越来越多涌向城市,年轻人选择外出打工或经商,农村老年人空巢化、独居化问题日益突出。农村老人的养老问题更受到子女和社会的关注。连日来,记者走访我市多个乡镇,了解在互助养老模式的尝试下,老人们如何实现老有所养、老有所乐;探讨在社会力量共同参与下,如何让农村老人幸福度晚年。

样本1:敬老院里免费吃住 老人互陪乐融融

吃住全免费,还有老邻居在一起谈笑相陪,这样的晚年幸福在晋江磁灶大埔村一幢5层楼的敬老院里每日上演着。

上午11点,71岁的大埔村村民张淑美和“老舍友”陈桂月、陈刺治三人围聚在敬老院自己的“幸福小屋”里看着电视,谈笑风生。

三个老姐妹也是老邻居,子女们都在外谋生,独居在老宅里甚是孤单。2012年,大埔村筹资1000多万元建起了这座敬老院,三人就相约着住了进来。房间里,床铺、衣柜、沙发、洗漱用品、床上用品等一应俱全,她们仅需带上自己的换洗衣物就可以直接入住。

敬老院里请了专业厨师为老人们搭配好一日三餐,房间卫生有专门的家政人员负责打扫,洗衣服连洗衣粉都不用自己买。“住在这里,有姐妹们陪着,东西坏了也不用担心没人修,很舒心。”张淑美笑盈盈地说。

临近12点,张淑美三姐妹和其他老人陆续来到一楼餐厅就餐,大家围坐在一起边吃边聊,气氛融洽。

在这里,老人们吃饱喝足后,剩下的时间就是休闲和娱乐。志趣相投的老人们可以一起玩棋牌、读书看报、健身锻炼。敬老院旁还建有一座小公园,老人们每天三五成群结伴散步锻炼。

这里的每位老人都有一份健康档案,跟踪记录健康状况。医疗室和中医康复理疗室里,会有医护人员定期来给他们做体检和理疗,还有一些基础药物免费向老人发放。敬老院副院长吴建平介绍,院里收住大埔村里女性65岁以上,男性70岁以上的老人。目前敬老院老人有200人,其中专设夫妻房,夫妻一同入住的有40多对,其他的就是每3人1间。这样做可以让老人在生活中互帮互助,腿脚利索点的多照顾身体不便的,谁有个头疼脑热不舒服,同室老人也能第一时间关怀。

敬老院自建成以来,已累计收到各界捐款3000多万元,加上当地民政部门扶持,“至少运作30年没问题。”吴建平说。

样本2:失能老人“抱团取暖” 有益身心子女亦安心

“你是来看我吗?”在磁灶镇磁灶社区养老院,100岁高龄的吴阿婆看到记者,步履蹒跚地走过来,笑脸盈盈。

吴阿婆是晋江紫帽镇人,患有老年痴呆,来养老院两个多月,子孙来看她,她也认不清谁是谁,但是在这里,还耳聪目明的她,每日都乐呵呵的,秘诀就在于,有很多老人陪着她“话仙”。

养老院里目前入住的60多位老人都是像吴阿婆这样的失能和半失能老人,其中有老年痴呆患者10多人。

磁灶社区养老院总经理吴水民介绍,养老院是在晋江市政府引导下,由爱心人士共同捐资筹建的。自2015年投用以来,以“公建民营”的机构养老模式,引入专业化的护理服务公司运营管理,率先运用“医养结合”模式,面向全社会接收失能、中风、卧床、褥疮、临终关怀等医护型老人,为需要帮助的老年人提供有偿、低偿、无偿的养老服务。在院老人除了来自晋江,还有南安、惠安、永春等地的。

养老院5楼住的都是长期卧床的老人,专业护工会给予24小时看护。吴水民介绍,养老院现有的18名护理人员全部持证上岗,可为入住老人提供专业化的医疗护理服务,对突发危、重疾病的老人开通绿色通道,不延误救治时机。

“阿母,儿子来看你了。”记者临走时,碰到73岁的吴家凭来看望自己95岁的母亲李莲花。李阿婆有四儿四女,因脑萎缩,已认不得亲人,子女们放心地把老人送来这里,也是看到母亲能在这得到更好更专业的照顾。她的子女们也都会轮流来探望,有的甚至一天来两三趟。而养老院的房间都安装有实时可视系统,家属可以通过手机查看老人在院情况。

样本3:邻里互助共养老 “幸福院”里那些事儿

上午近11点,南安霞美镇金山村的幸福院厨房里一片热闹,一群老人围聚在一起洗菜、切菜、淘米,配合厨师为他们的午饭忙活着。每日采购来的食材,78岁村民吴端斌身为义务监督员,会一一查验,保证给老人吃的是新鲜安全的。而厨房外就是金山村老人们的专属食堂,村里年满70岁以上的老人都可以在此免费享用一日三餐。

去年,金山村被评为“全国文明村”,这个荣誉背后的“文明密码”,也与村里老人的幸福晚年分不开。

金山村幸福院主管吴良机介绍,金山村现有60岁以上老人460余人,留守、空巢老人多。2012年,在村委会的发动下,爱心乡贤踊跃捐助,顺利建起了“幸福院”。在这里,厨房餐具都是乡贤无偿捐赠,老人们可以免费就餐,还有午休房间和休闲娱乐场所,做到了养老服务不离村、不离家。

“平日里要是有谁没来吃,老人们就会留心去家里看看,发现生病了就能第一时间帮忙。”吴良机说,依托幸福院,老人们也形成了互帮互助的良好风气。像65岁村民吴明辉,每次来幸福院吃完饭都会再打上一份饭,送去给70岁行动不便的吴端孟吃。

除了幸福院,村里还打造了农家学堂和老少乐园,丰富老年人精神生活。今年,农家学堂里多了一家健康咨询室,年逾八旬的吴家墩和陈荣英夫妇,每周定期给村民们义诊。吴良机介绍,农村的医疗条件比不上城市,老人们有个头疼脑热,也不舍得上医院。吴家墩夫妇退休后回乡义诊,发挥余热为村里老人看病,老有所乐的同时也体现了老有所为。

现状

人口老龄化是个现实问题,截至去年年底,我市60岁以上老年人口为101.5万,其中农村户籍人口就占了71.64万,农村老人占全市老年人口的70.58%,规模是城市的2.4倍。

虽然泉州的老龄化率低于全省乃至全国平均水平,但是呈现出基数大、增长快、高龄化等特点。对此,泉州自2017年开始实施养老贴心工程,多措并举,让农村老人真正享受“老有所养”;各村也在各级政府支持、指导下,因地制宜推行互助养老,在日渐完善的养老服务体系下,让互助养老模式更好地“生根发芽”。

居家养老覆盖偏远乡村

泉州市民政局养老事业科负责人介绍,早在2012年,全市便已实现城市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站全覆盖。随后,泉州在全省率先推动创建农村居家养老服务站(农村幸福院),截至目前已建成1180家,全市行政村为2055个,占比57%。2019年可增至60%以上,提前一年完成省、市养老补短板目标任务。

各服务站(农村幸福院)通过有偿、低偿、无偿、志愿者服务和商业服务网点加盟等方式,开展老年人生活照料、康复护理、文化娱乐、集中用餐等居家养老服务。老年人也能在其中开展身体力行的互助式活动,化解“空巢”老人孤独感。该负责人表示,农村居家养老服务站(农村幸福院)的建设和运作,每年都会被列入为民办实事项目中。

提升敬老院专业化服务

“敬老院建得多,建得快,但是入住率还不够高,另一方面就是服务的专业化还要再提升。”该负责人表示,全市目前建成乡镇敬老院109所,基本达到服务全覆盖。此外,多地行政村也因地制宜,建起村级敬老院,提供多样化互助养老服务,实现“离家不离邻,离户不离村”。

为扶持养老机构健康发展,泉州鼓励企业和其他社会组织通过“公建民营、政府购买服务、无偿提供服务用房、运营补助、以奖代补”等方式参与养老设施运营。不久前,泉州市养老服务组织孵化基地正式揭牌,为全省首创。目前,已有11家(含2家台湾机构)专业化养老服务组织正式入驻,旨在壮大养老服务组织,提升养老服务品质。

鼓励社会力量参与

每月20日,晋江磁灶下灶村4个自然村的520多位老年人,都喜滋滋地拿着一本“领银证”,赶到居家养老服务站,领取一笔养老金,60岁以上150元,70岁以上200元,80岁以上250元。村老人的这份福利,已持续22年,全村老人累计领取养老金1241万多元,而这些钱全部来自下灶村社会各界的爱心捐款。

“曾经踊跃捐款的村民,现在轮到他们领福利,都开心不已。”下灶村委会办公室工作人员冯春木介绍,1996年,时任下灶村党总支部书记的吴海水简办父亲丧事,用省下的资金创建了“下灶村老年人福利基金会”,每月给村里60岁以上老人发放养老金。此后每年,在村两委的带头捐资下,大家踊跃捐款,将这一互助养老模式延续至今。

市民政局养老事业科负责人表示,养老事业的发展,政府引导很重要。此外,一方面需带动社会资本参与养老,提升养老服务水平,另一方面,也要发动社会力量积极参与,形成互助养老新风气。

建议

推行“爱心储蓄”志愿服务

10月21日,台商投资区洛阳镇60多岁的孤寡老人李九团,在台商投资区老龄服务志愿者协会志愿者的陪伴下,开心地住进新建好的东园镇敬老院,在这里李老伯不仅能安享晚年,还能力所能及地帮忙照顾院里的失能、半失能老人。

志愿者协会负责人、“全国敬老爱老助老模范人物”饶文福介绍,目前协会有30多名老年志愿者,他们常年发挥余热,老有所为,相比年轻志愿者,他们能给予受助老人更多精神、心理健康方面的帮助和引导。“低龄健全老人照顾高龄失能老人,是我们将长期践行和推广的互助养老做法。”饶文福认为,以爱心储蓄的方式,让志愿服务持续传承,可以带动起“今天我为他人,明天他人为我 ”的良好风气。

子女孝心不能缺位

华侨大学肖北婴副教授表示,在政府的积极引导下,泉州各地不断探索出了具有当地特色的互助养老模式。但百善孝为先,身为子女,赡养义务不能缺位。

家庭对老年人情感寄托有其特殊意义,尤其是农村留守老人,长期与子女分居两地,更需要亲情的慰藉。“孝心的表达可以有多种形式。”肖北婴认为,身为父母,子女始终是他们最大的牵挂。在交流上,建议养老服务站或敬老院为老人多创造一些与子女视频互动的机会,这样能给予老人更大的精神支撑,在外的子女也能更安心,合力营造孝老敬老的农村养老新风气。


相关链接——

“以劳促养” 打造“授渔型”幸福院

贵州省铜仁市目前共有农村互助幸福院1360个,近年来以提升老人幸福感获得感为目标,积极打造农村互助幸福院“五型”模式。其中,鱼良溪村两委兴办“黔馨家园”,开辟菜地果园,根据入住老年人的劳动能力或特长技能,因人而异地安排老人们适当从事各种劳作,并视每个人的劳动量,发放800元至1800元不等的工资,让老人们得到满满的收获感,老有所为。

“时间银行” 互助养老新模式

青海省西宁市城中区一社区今年推行了“时间银行”志愿式互助养老服务新模式。所谓时间银行,是指志愿者将参与公益服务的时间存进“时间银行”,当自己遇到困难时就可以从中支取“被服务时间”。高龄“换”服务,缓解养老难题。志愿服务者在自己年迈时,可将储存的时间折抵同等服务,帮助自己或家人解决暂时困难,切实缓解老年人空巢化、独居化现象,让老有所养、老有所依。

【编辑:张偲】

(作者:许奕梅 庄丽祥)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