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水“双春”名动四方

明中叶起,葡萄牙海盗悍然入侵广东新会,掠卖良民、秽渎庙祠。出任新会县令的惠安人林会春,迅速启动“逐夷舶”议案,赶跑外寇的同时“迅锄豪奸”,保得地方平安;无独有偶,林会春的堂兄林富春出任浙江诸暨县令时,也曾招募义兵挫败来犯倭寇。这对堂兄弟究竟有着什么样的故事,且待本期“温陵志”为您讲述…… □泉州晚报记者 吴拏云 文/图

古朴家庙 历史久远

古代惠安有一处地方名为“水(上面水+下面见)”,现为惠安螺阳镇锦水村。这里有自古以来聚族而居的水(上面水+下面见)林氏。据锦水林氏家庙董事会原董事长林秀明介绍,水(上面水+下面见)林氏一族亦发端自莆田“九牧林”长房端州刺史派下贡元房。早在明初,即有“九牧林”族裔派衍至惠安莲内村(今属台商投资区张坂镇)。水(上面水+下面见)林氏的开基始祖林茂华原本亦居住于莲内,他为人温良恭让,守约履勤,风评甚佳。明永乐三年(1405年),林茂华由莲内村出赘惠安二十五都镇安铺水(上面水+下面见)村的陈家,不辞辛劳,鼎建家园。其后裔安居水(上面水+下面见),于此地繁衍生息,这一族群即为水(上面水+下面见)林氏。该族族人皆尊林茂华为开基始祖。


林氏家庙古朴雅致

水(上面水+下面见)林氏(今称“锦水林氏”)开基迄今已经是逾600年,六叶昌兴,簪缨相继,历朝历代贤良辈出,蒸蒸而成大族。在台商投资区张坂镇、惠安县螺城镇等地踏勘时,锦水林氏的派衍痕迹依稀可窥。比如在张坂镇群贤村风炉山上,尚存众多锦水林氏支派祖先的墓葬;在莲内村中,有林氏多次重修的三宝宫。另据惠安县政协孙照宇先生介绍,三宝宫隔壁即为新加坡前总统黄金辉的夫人许淑香女士的祖厝。

三宝宫便在这口潭的后方

在林氏族裔林水坤、林德法、林建良等人的带领下,我们参观了位于螺阳镇锦水村的锦水林氏家庙。林氏家庙始建于明代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坐乾巽兼亥巳。据说这座祠堂是取“金狮释旗”形势,倚连岗之逶迤,面耸峰之苍翠,兼有二水迥碧左右,为“天地钟毓秀之福地”。家庙今为五开间两进闽南式古建筑,大门口做单塌寿处理,正门首悬“林氏家庙”红底金字匾额,大门楹联曰:“奕世簪缨仰忠烈,万年诗礼绍清廉。”大门外柱联则为:“三仁衍派家声远,九牧流芳世泽长。”下厅亦有柱联曰:“左朝虎溪迴湾抱,右揖凤山屈曲迎。”几副楹联,寥寥数语,似已将锦水林氏族脉发展的历史挑明。家庙建筑的外观立面为红砖墙面、白石裙堵。前后厅屋顶皆造“三川脊”,正中起高脊,侧间起脊稍低而内斜,与中间高脊曲线相妥调。脊端燕尾高耸,各安鸱吻,错落有致。泉州文保专家黄真真表示,林氏家庙雕梁画栋、浑然一气,古朴雅致的风格正与其悠久的历史相匹配。

荣登进士 赴任诸暨

让人惊喜的是,我们在锦水林氏家庙的大厅内,发现悬挂有一方“清廉第一”匾额。由古而今,名垂史册的清官廉吏并不少见,但敢称“清廉第一”的可不多见,而且据介绍此匾是嘉靖皇帝御赐的(原匾上世纪中叶已毁,今为复制匾),这块匾额背后到底有什么故事呢?


“清廉第一”匾额高悬于林氏家庙大厅中

据惠安住建局的林达伟介绍,这方“清廉第一”匾额是明隆庆五年(1571年)钦赐给诸暨县令林富春的。林富春,字景岩,惠安水(上面水+下面见)人,为锦水林氏六世祖,他生于明正德壬申年(1512年),卒于万历戊子年(1588年)。林富春年少时便与继母生活在一起,清乾隆《泉州府志·卷48·循绩六》载曰:“林富春,字景岩,惠安人,少事继母,以孝闻。”明嘉靖二十五年(1546年),林富春高中举人,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又荣登进士,可谓光宗耀祖。

明嘉靖年间,由于国内工商业繁荣,商品经济进一步发展,在对外贸易上实际有相当大的需求,特别是沿海一带商人如果进行海上贸易的话利润可观,中国出产的茶、瓷器和丝绸都能在海外卖上个好价钱。但因为明廷奉行“禁海令”,民众与国外通商是被严令禁止的。如此一来,一些国内商人为了参与海外贸易发财,开始暗中与倭寇勾结,形成海上走私集团,这也使得沿海区域倭患愈演愈烈。另一方面,大族兼并田地的现象也屡见不鲜,农民失去土地只好去当佃户,部分佃户不堪忍受苛重租税纷纷逃亡,地方生产遭到破坏。林富春金榜题名之后走上仕途,被朝廷派去浙江诸暨出任县令时,面临的正是这样一个局面。

文保专家踏勘风炉山时发现众多古瓷碎片

筹资建城 凛拒贿赂

林富春没有被眼前的困难吓倒,秉持着惠安人吃苦耐劳、不屈不挠的拼搏精神,他在诸暨展开卓有成效的治理工作。现代修订版《惠安县志·卷24·循良》载曰:“富春初令诸暨邑,大族侵田匿税,民苦赔貱,躬诣阡陌清丈,民困以甦。倭犯宁波诸处,浙人毛海峰导之,奉檄募义乌兵,往摧贼锋。邑旧无城,议卖泌湖官田,给工城成。倭果至,竟赖以无害。”从这段描述来看,林富春为减轻农民负担,也为使佃户不会被大地主所欺骗、蒙蔽从而多交田税,不惜亲自到县邑各地丈量田地,厘清了田赋,造福百姓;诸暨地临宁波,倭寇常常侵犯宁波及其周边地区,诸暨也屡受波及。而且,倭寇还有熟知沿海海防的浙江人、海盗毛海峰为其向导,不可不防。林富春为捍土卫民,奉命到义乌招募兵勇,帮助正规军成功击溃了倭寇。明时诸暨没有城池,林富春心知在倭患猖獗的形势下,没有城池等于没有门户,无疑会引来贪婪的倭寇,所以他与同僚商议卖泌湖的官田来筹资建城。城池刚建好,倭寇果然来了,诸暨县邑凭借城墙坚厚未遭受损失,在当时堪称奇迹。林富春因此受到皇帝“赐金币”的奖赏。

林富春当邑令之时,面对的不仅有外寇入侵的威胁,还有来自官场内部的“挑战”。据清乾隆《泉州府志·卷48·循绩六》所载,当地有权贵在林富春计划出售泌湖官田以筹资建城时,向他甩来“糖衣炮弹”。此人写信给富春称:“公以全湖畀我,我以全湖畀公;公以半湖畀我,我以半湖畀公。”意思就是如果林富春把湖田出让给他,他就会给富春相应的“报酬”,田给得多,“报酬”就越多。这就是赤裸裸的“权钱交易”啊。然而,林富春不为所动,坚持原则公卖湖田。这让权贵恨得牙痒痒,立马采取报复行动,《惠安县志》载:“(富春)乃为所捃诬,仅升苏州府同知,遂告归。”朝廷本想重用林富春,但由于权贵设计构陷,富春最后只升为苏州府同知。富春心知朝中有权贵作梗,自己前途黯淡,于是便告老返乡。

在今天锦水林氏家庙中的“清廉第一”匾额上有“隆庆五年八月诰封”字样,隆庆五年离林富春卸任已有多年。或许朝廷是在发觉权贵对富春玩的“把戏”后,决定给予富春一种补偿,故赐该匾吧。


莲内村中藏有不少古井

驱逐外夷 迅锄豪奸

林富春有个从弟(即堂弟)叫林会春,同样名载史册。清乾隆《泉州府志·卷48·循绩六》载曰:“林会春,字景仁,惠安人,嘉靖壬子(1552年)举人,隆庆四年(1570年)知新会县,性耿介,有智略,发摘如神。”《惠安县志》则称:“富春事继母以孝,闻会春幼倜傥,智略过人,为从父兄弟,同窗功苦力学,遂起家科目,相踵跻仕,为闾里光。”富春和堂弟会春两人从小同窗读书,刻苦用功,结果先后中举。会春虽然没有像富春那样再中进士,但也凭借举人身份踏上仕途,并且当上了广东新会县令。

新会县在明代中晚期出了一位声名显赫的“六部尚书”何熊祥,他为官刚正,秉公办事,历明神宗、明光宗和明熹宗三朝,一度兼管南京六部,被人称为“一柱擎天”,还著有《四巡奏疏》《平刑八议》《南都疏略》《南疏续刻》等。这样一位大人物,却曾为惠安人林会春亲撰《知县林会春祠记》。可见当时林会春的影响力非凡。

会春上任新会县令时,面临的形势甚至比堂兄富春在诸暨遇到的还要复杂。首先是倭患,清乾隆《泉州府志·卷48·循绩六》载曰:“时倭陷广海卫,危及新会,会春乘城葺,备累石竖栅捍之,仍檄居民各自为守。倭闻引去。”为抵御倭寇的入侵,林会春一上任便亲率军民修葺城墙,高垒石头,多立栅栏为屏,加强防守。倭寇知道无机可乘,只好引兵退去。

其次是外国海盗来犯。新会县县域内的崖门(即崖山一带)为“西江之所出、南海之咽喉”,是当地海防要地和交通要冲。但从明嘉靖二年 (1523年)开始,佛朗机(即葡萄牙)海盗武装就曾多次进犯崖门,骚扰县域。隆庆三年(1569年),“番舶窜泊崖山全节庙外”,对新会民众安危造成威胁。新会县的崖山,是南宋丞相陆秀夫背着少帝赵昺投海殉难的地方,这里有为陆秀夫等所建的全节祠(亦称全节庙、忠节祠)以及大忠祠、哀歌亭、义士坛等古迹。佛朗机海盗入侵崖门时,竟“秽渎”这些祠庙,忠节祠“毁讦殆尽”,并且“擅伐崖山大松”,激怒新会民众。不仅如此,佛朗机海盗还通过收买地痞劣绅,引诱良民子女进行贩卖。万历《新会县志》载:“知县林会春议逐崖山夷泊,擒治拐掳人口通夷汤惟蛟兄弟等。”林会春请兵驱逐佛朗机海盗船,并将拐卖人口的当地人汤惟蛟兄弟火速法办,这样一来,沉重打击了海盗的嚣张气焰,并澄清了社会风气,“民患始息”。《惠安县志·卷24·循良》载曰:“(会春)复行乡约,严保甲,设铺兵,禁赌盗,不遗余力。”林会春还上表修缮全节祠、大忠祠、哀歌亭等,并且任用广东硕儒陈献章(又称白沙先生)的后裔帮忙查证祠田,妥善保护了古迹,“全节、大忠永无恙矣”。

据惠安文史专家张国琳、王良周介绍,林会春在新会知县任期内的杰出表现得到了朝廷布政使司和按察使司的共同肯定,一致认定辖区内他的政绩居第一。惠安《林氏蕃衍迁徙渊源谱》记以“治行第一、清廉荐天下”,升北京户部清吏司主事。林会春离任新会之时,新会外城还未修筑,故其临行前念念不忘,以为憾事。不久,林会春因患风痹病返乡。螺阳锦水林氏族谱记载有明穆宗于隆庆五年任命林会春为承德郎的圣旨,其文称林会春“为国家议隆新城,延袤千丈;为斯民迅锄豪奸,却金执法;建忠义祠,葺哀歌亭,兴学立社,良善峻拔,阳鱎迸去。一宰供职,三享廉燕,法峙如山,心清如水……”美誉有加。林会春对于新会县贡献卓著,百姓对此铭记于心,后来还上报朝廷为会春修建“林侯祠”来进行奉祀。同样为会春心折的还有何熊祥,故为其亲撰《知县林会春祠记》,此记收录于《新会县志》中。


《新会县志》有林会春的宦绩记载

“双春”古迹 遗世甚少

“双春”林富春、林会春是锦水林氏的杰出历史人物,可惜由于年湮世远,林氏“双春”留存于世的古迹甚少。据林达伟介绍称,林富春与惠安明代县令叶春及交情颇深。两人曾于明万历元年(1573年)秋共登县城西门外莲花山,赋诗唱和。颇通地理的叶春及见山中一穴山环水抱,乃亲自为林富春选定为“寿域”(墓葬地),自己则选左近之地为墓地。两人约定百年之后也在一起。

于今,林富春墓便在惠安县螺城镇新霞村莲花山上,它的旁边正是老朋友叶春及的须发冢。南风过岗,壑涌松涛,这对知己是否还在峨山之间互话衷肠?

【编辑:陈清霞】

(作者:记者 吴拏云)

相关阅读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