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热闹过后一地鸡毛

近几年,泉州报备投放的共享单车企业包含哈罗、摩拜、ofo、滴滴、骑电等,这些单车的投放,满足了市民出行的需求。然而,随着共享单车数量不断增多,企业主体责任履行不到位、恶性竞争、无序停放、用户权益保障不足等乱象随之而来,共享单车逐渐失去竞争力……

一辆被遗忘在路旁的ofo单车,“瞪着”无辜的大眼睛。

如今泉州微笑自行车租车次数突破1亿,而共享电动车也成了共享单车的“升级品”,并裹挟着各种问题,带着共享单车的影子,矛盾再现,泉州交通出行的共享市场亟待进一步规范。

□泉州晚报记者 陈明华 魏婧琳 实习生 翁欣桐 文/图

投放篇

打破定点归还限制 成市民出行好助手

2016年,微笑自行车(“小黄人”)在我市投入运营,泉州开启共享单车时代。2017年2月17日晚,哈罗单车一夜之间出现在泉州大街小巷;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摩拜单车也登陆泉州;随后,ofo、青桔、永久等共享单车陆续出现。

堆叠在一起的ofo单车

哈罗、摩拜等共享单车的出现,打破“小黄人”需要场站定点归还的限制,打通了市民前往目的地的最后100米。前半小时1元钱的租车费用,虽然比“小黄人”前1小时免费稍贵一些,但也还是能让市民接受。

高峰期时,仅哈罗、摩拜和ofo三家共享单车巨头,在泉州就投放了超过10万辆车,中心市区约有6万辆。因此,泉州中心市区的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共享单车的身影。特别是在浦西万达、领SHOW天地等商圈路段,共享单车更是“堆积如山”。

管理问题难解决 共享单车成鸡肋

过度的投放,带来了新的问题。

经过一年多时间的激烈肉搏,哈罗、摩拜、ofo、滴滴等公司的共享单车在泉州各自切走了一份大蛋糕。与“抢滩登陆”时的快、准、狠不同,共享单车进入泉州市场后,配套管理长时间欠缺,被市民所诟病,投诉量居高不下。“乱停放”“占道”“缺乏管理”“调度慢”等负面词语,一直伴随着共享单车。这也令城市管理、交通、交警等部门头疼。

泉州中心城区道路并不宽阔,大量共享单车的出现,让原本就不宽敞的道路显得更加狭窄。尤其是一些不文明的租车人,为了方便自己,将车随意停放,影响了交通。

在市区宝洲街,经过工作人员的整理,共享车辆整齐排放。

在宝洲街中段的集中停车点附近,不少单车横停在马路中央,过往行人不得不小心避让。而一些准备回厂检修清洗的车,也被工作人员堆在一处,占了大半个过道。附近茶店员工告诉记者,门口空地变成共享单车停车点后,形形色色的单车都堆到门口,看着都感觉难受。

ofo公司陷入困境 用户退押金遇难题

除了日常管理外,共享单车的押金问题也是市民关注的重点。

入市之初,共享单车均需要押金,金额从99元到300元不等。2018年开始,哈罗、摩拜先后实行免押金骑行,此前有交押金的用户可随时退回。

说到退押金,就不得不提到ofo。目前,用户退押金仍需提交申请、排队等候。ofo从2018年10月爆出资金困难、运营出问题、合作伙伴起诉等一系列“地雷”后,用户排长队退押金已让这个曾经的共享单车巨头人设崩塌。

今年3月,交通运输部发布《交通运输新业态用户资金管理办法(试行)》,明确运营企业原则上不收取用户押金。同时,在预存资金上也设置了限制,如共享单车预存资金不得超过100元。在备受关注的共享单车押金退还问题上,明确规定“押金应当日退还给用户”。

随着ofo公司陷入困境,泉州满大街的ofo单车一夜之间成为“弃儿”,骑行的人少了,管理缺失,大量单车或三三两两,或成堆地被遗弃在街头,成了城市的“牛皮癣”。

转变篇

转换战场 企业逐鹿共享助力车

2017年12月,“无处安放”的共享单车还未理清头绪,打着便捷环保、省时省力旗号的共享电动车就进入泉州市各大城区。

不知不觉中,共享单车渐渐淡出市民的视野,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多的共享电动车,如哈罗、摩拜(美团)、街兔、小遛……共享单车企业开始了新一轮的“产品升级”,滴滴出现的街兔共享电动车置换老旧的青桔,美团收购摩拜单车后投放美团共享电动车……

今年2月,一款名为“街兔电单车”的共享电单车出现在中心市区刺桐南路等繁华路段,在泉州小范围试营业,投放200辆左右。据悉,街兔是滴滴出行旗下产品,去年4月在深圳投放时被约谈要求收回。在“街兔电单车”试营业期间,泉州的媒体也曝光了,泉州市交通部门立即喊停,但现实是喊而不停,企业表示是产品升级,要用街兔置换老旧的青桔。

此后,泉州又出现了“骑电”“小溜”等共享电动车。今年8月底,鲤城区共享单车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约谈宁波小遛共享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据鲤城区整治办工作人员介绍,该企业于今年7月开始在中心城区投放共享助力车,已投放300余辆,但尚未完成备案核准工作,属违规投放。

骑行方便 受到部分市民欢迎

在泉州这座城市,电动车是非常便捷的出行工具,也是大多数市民短途出行的首选。共享电动车(共享单车公司更喜欢称之为“助力车”)的出现,迎合了不少市民的需要。半个小时2元的收费,也在市民可接受的范围内。

“我出门都骑共享电动车。”徐小姐家住涂门街,在泉秀街领SHOW附近工作。上下班时,她都会骑行。“共享电动车满街都是,随时可扫码骑行,不用担心没电、被盗等问题。”徐小姐说。

听说有城市有叫停共享电动车,徐小姐认为,共享电动车是新兴事物,市场有需求,需要的是通过规范管理引导,而不是用“一刀切”的方式叫停。

当然,也有不少市民认为,泉州市区路面不宽,大量的共享电动车占用公共停车位,且存在乱停放占道等现象,相关部门应该喊停。

管理问题 成共享电动车最严峻考验

如今,泉州大街小巷的共享电动车越来越多,这究竟是共享单车的消费升级,还是患了共享单车的通病?

“微笑”公司的“小黄人”有着大量维保、调度人员管理,可共享单车(电动车)企业,在日常调度、管理上存在人员不足、调度不及时等问题。随着共享单车的数量越来越多,企业主体责任履行不到位、恶性竞争、无序停放、用户权益保障不足等纷杂乱象也随之而来。

虽然大部分的共享单车定期有检修人员维护,但也有少部分共享单车长期无人问津,最后变成“僵尸车”。记者注意到,针对共享电动车的停放问题,各个车企的APP都有圈定停车范围,必须在指定区域内停车才能成功还车,但不少市民还是缺乏将车辆摆放整齐的意识。由于软件只框定了停车范围,并没有说明应该如何停车,不少市民骑到指定区域下车就走,不会管车有没有停放整齐。

值得一提的是,商场等人流密集的公共场所是共享电动车乱停乱放的重灾区。市区浦西万达门口的非机动车停放点上,各类共享电动车和私人电动车杂乱无章地停放在一起。有的共享电动车被挤在好几辆私人电动车中,难以正常使用。在丰泽新村等小区的几个大门口,随处可见随意停放的共享电动车,它们阻碍了其他车辆的正常通行。

记者采访了部分共享电动车公司,相关负责人均表示,公司已经在管理上下了大功夫。哈罗电动车工作人员介绍,为方便运营人员管理、维护共享车辆,要求用户根据系统提示到指定位置还车,若不在停车点还车临时锁车,系统会继续计费。其中,电动车站点的投放是需要跟当地政府协商好的,符合市政规划。可记者走访发现,有些地方还是有乱停放的哈罗电动车。对此,工作人员解释,只要发现问题,后台就会联系当地运维人员对乱停车辆进行处理。

摩拜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该公司的美团助力车在泉州为试运营状态,并已向主管部门提交报备申请。该负责人表示,他们在管理和规范停放方面有成熟的运营规则。市民在还车时,需要将车辆停进指定停车点,被特别标志为灰色或者禁止停放标识的,禁停区域内是无法关锁的。

管理篇

多部门联手 整治共享单车

为了更好地管理路面上的共享车辆,泉州于2018年12月17日正式公布《关于规范泉州市中心市区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管理的实施意见(试行)》(以下简称《实施意见》),《实施意见》由泉州市交通运输委员会、市公安局等8个职能部门联合推出,这是2017年8月份交通运输部等10部(委、办、局)联合印发的指导意见在泉州的“本地版”。

鲤城区城管局执法人员和志愿者整理共享单车

据介绍,鲤城辖区现有共享单车3万余辆,来自5家共享单车企业,涉及哈罗、摩拜、ofo、青桔、街兔、骑电等6个品牌。为了更好地管理,2017年3月,鲤城率先发声,由区文明委定期牵头组织区城管局、区公安分局、区交警大队等部门召集共享单车运营商召开“共享单车 共创文明”相关主题座谈会,组建共享单车志愿服务队并建立“泉州鲤城区共享单车志愿服务群”微信群,做到随时发现问题,立即整改治理。在期限内未整治的,将对共享单车企业进行处罚。

今年6月,鲤城区城管局根据辖区内的道路情况,确定101处非机动车停放区域,可供2500辆共享单车停放。没有施划停放区域的,不准停放共享单车。

今年7月,鲤城区约谈ofo和小遛单车两家企业管理人员,要求ofo限期将破损废弃车辆撤离鲤城辖区。由于ofo企业没有及时清理,目前,区城管局已经派人将1000余辆破损废弃的ofo共享单车堆放至辖区内各个临时收纳点。

小遛单车今年7月开始在中心城区投放共享助力车,但尚未完成备案核准工作,属违规投放行为。鲤城区整治办要求小遛单车立即停止在鲤城辖区内的车辆运营,并在一周内将车辆撤离鲤城辖区,采取措施禁止用户将车辆驶入鲤城辖区;如逾期未整改,一旦在鲤城辖区发现小遛单车,将由区城管局各中队对车辆进行扣留,并按擅自占用城市道路等相关法规进行立案查处(每个案件处500元以上,20000元以下罚款)。

近日,丰泽区交警、城管、住建等多部门也对多家共享单车企业主要负责人进行了约谈,要求企业对停车点位进行进一步优化,加大巡查维护的力度和频率,及时清理问题车辆。

乱象仍存在 行业有待进一步规范

业内人士指出,泉州市区共享单车市场趋向饱和,如何做到提高市场竞争力,不仅局限于技术上的进步、服务上的完善,更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在于管理,在于乱停乱放的整治。

记者在刺桐路领SHOW路口采访时,哈罗公司的工作人员刘先生和同事开着一辆小货车,将占道的车辆推到路旁,如果放不下,再抬上车转运到其他地方。刘先生说,他们两人专门负责浦西万达和领SHOW两个路段的车辆维护,将多余、占道的共享单车、助力车运往其他车辆较少的地方。

另一边,街兔共享助力车的工作人员陈大姐,整理完用户乱停放在浦西万达门口的车辆后,也匆匆赶到领SHOW路口,整理停在非机动车道上的车辆。

“共享助力车给市民的出行带来便利,用户也应文明用车,不要乱停放。”刘先生和陈大姐表示,部分人用车后,将车辆随意停放在路上,既影响交通,又影响市容市貌。

记者了解到,目前,市面上还没有能够具体管理共享电动车正确摆放的条例,也没有相应的处罚措施。另外,不同的共享单车背后的管理公司不同,每个公司都有各自的管理措施,有的措施间相互矛盾。而有的公司则管理落实不到位,光投放不服务,用户体验大打折扣。面对这些乱象,该行业还有待进一步规范。

按规定须上牌 执法部门却视而不见

不少市民提出,泉州早在2016年就要求电动车必须挂牌才可以上路,而泉州路面上的共享电动车却没有挂牌,这是怎么回事?“电动车肯定要挂牌才可以上路行驶。”泉州市交警支队民警介绍,共享助力车也是电动车,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必须挂牌后才能上路。不过共享电动车要进入泉州市场,首先是要有行业主管部门备案,此外其所使用的电动车需要进入《泉州市非机动车(电动自行车)产品目录》,然后到交警部门申请挂牌上路。

泉州市交通运输委相关负责人介绍,国家交通运输部明确表态“不鼓励共享电动自行车的发展”,泉州市交运委也持一样的态度,不鼓励相关企业大规模投放。该负责人说,目前泉州市区经过备案的共享单车公司有摩拜(美团)、滴滴(青桔)、哈罗和ofo共4家。中心市区共享单车总量控制在60000辆,超过的部分,将会引导相关公司转移到中心市区以外的区域。

对此,不少市民质疑,既然共享助力车按规定要上牌才能上路,可为何相关执法部门却视而不见?

业内人士建议,治理共享电动车的乱象,需要部门多管齐下,建立长效管理机制,并落实到位。市民也盼望,在相关部门的努力下,共享单车可以真正做到便民利民而不扰民。

【编辑:李雅琳】


(作者:记者 陈明华 魏婧琳 实习生 翁欣桐 文/图)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