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这个超长假期,你一定要知道“云录制”这个热门词

由六六编剧,安建执导,孙俪、罗晋领衔主演,张萌、海清,王自健、孙佳雨、田雷、杨皓宇、张晓谦等主演的电视剧《安家》定档东方卫视,将于2月21日接档《新世界》开播。

      在抗疫期间,倡导远程协同,减少聚集,东方卫视邀请主演孙俪、罗晋、田雷、王自健、孙雨佳、杨皓宇、张晓谦等人通过网络在线同框方式,为大家带来一场史无前例的“云发布会”

孙俪

                                                 罗晋饰演徐文昌

因疫情影响,“云录制”已经成为天天宅在家看电视的朋友们一定知道的热门词汇。

众所周知,传统的综艺录制——无论是棚内综艺还是户外真人秀,都是一个集体性的庞大过程,需要有导演、主持人、摄影师、妆发师、场工等大量台前幕后的工作人员配合。疫情汹涌,要现场聚齐这些人并不容易,也不安全。“云录制”则彻底打破传统综艺录制的条条框框,它让嘉宾们宅在家里,打开手机等相关设备,就可以完成录制。虽然没了妆发,没了现场配乐,少了台本设计,也没有多角度的摄像,但“云录制”至少打破了综艺录制空间的限制,让多个明星不出门且同一时间参与录制成为可能。

足不出户“云”录制

2月11日中午12点,高晓松家的厨房。他煮了8个饺子,4个虾仁芹菜、4个虾仁白菜,煮完后,倒上一碗混着辣油的调料,开吃。高晓松一边吃,一边聊了新冠肺炎疫情、新出炉的奥斯卡获奖电影,还有日常。这是一个十分诚实的镜头,没有精致服饰妆发和专业打光,网友开玩笑称,似乎从高晓松身上看到了疫情结束后全国男生的发型。

从2月8日元宵节开始,每天中午,都有一位明星在直播节目《好好吃饭》中亮相,一个小时,做饭吃饭,闲话家常。

赵本山在《好好吃饭》里

整个节目从头至尾一镜到底,唯一的摄像设备是一个架在固定位置、能直播的手机。不带货,无赞助,没打赏,明星身边没有工作人员,灯光摄像收音服化道,都是不存在的。考验明星个人能力和居家环境(灯光、网速、整洁程度)的时候到了。

优酷综艺中心总经理郑蔚说,《好好吃饭》一个小时的直播,需要提前与明星进行三四个小时的沟通——当然也是线上的。有的明星家里网不好,有的家里光太暗,有的只有一部手机,架上直播就联系不上了……“这不是一个美食节目,‘吃什么’其实并不重要,哪怕泡一碗方便面,做一个三明治。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是同理心和真实感。”

除了全新上线的综艺,也有老牌综艺在非常时期进行了“改革”。

2月6日,湖南卫视《天天向上》在微博晒出录制照片,配文“正月十三,云开工”。在2月7日晚上线的第一期《天天云时间》中可以看到,节目用视频小屏拼接成电视大屏,让分散于9地的嘉宾在“云”上集合,“足不出户,节目照录”,云分享、云答题、云美食、云公益,甚至还完成了“云合唱”。

汪涵的云直播

杜海涛和妈妈

湖南卫视另一档综艺《快乐大本营》也改变节目形式,打造了《嘿!你在干嘛呢?》。何炅、李维嘉、杜海涛3位主持人,依次以VLOG方式连线各自朋友,进行视频互动,与观众分享抗疫心情、居家生活。

和《好好吃饭》一样,湖南卫视的这两档节目也相当真实:汪涵等9位嘉宾“云吃面”,视频中的背景充满了生活气息——沙发、窗帘、书架、储物柜;何炅连线好友何洛洛,展开“厨艺”交流——分享泡面烹饪创意;李维嘉在家给妈妈染头发,杜海涛和妈妈在家健身唱歌,宋茜介绍了家里的宠物猪和宠物狗……

《嘿!你在干嘛呢?》导演组表示:“这是一档‘三无节目’,没有导演、没有摄像、没有演播厅;节目里的每个人没有灯光、没有音频、没有妆发。画面也许不会太精致,但如果能为你带去一束微弱的光,于我们而言就是巨大的意义。”

中国传媒大学教师储钰琦注意到了这一现象,在突如其来的疫情面前,一些突破空间局限、线上录制的新节目样式出现,为防控疫情传递了温暖和正能量,“‘在家也是抗疫’的理念,与当前网络直播、短视频等新业态的存在形态不谋而合”。

“技术上,整合利用‘云’技术,便有了云采访、云开工、云连线等一系列‘云’字头的录制用语;在用户需求上,真人秀、视频连线、网络直播、弹幕等,都是当下观众比较欢迎的形式,线上综艺整合这些元素,在用户接受程度上具有先天优势,也符合当下观众的收视心理和习惯。”储钰琦说。

足不出户还能办音乐节。2月4日-8日,B站联合摩登天空、live house-School、赤瞳音乐等组织,将音乐现场搬到线上,以“Hi,我也在家”为主题,发起了“宅草莓不是音乐节”直播节目。新裤子乐队、曾轶可、海龟先生、盘尼西林、黑撒和黄旭等70多个乐队和歌手参与其中。

讲究现场合作的乐队,如何在不同的物理空间唱好一首歌?茶凉粉乐队制作了一首“分屏版”阿卡贝拉合唱(即无伴奏合唱),乐队的5位成员分处5地,在摄像头前完成了精美的人声伴奏。

“害怕网络有延时,对不上时间线,我们各自在家唱好自己的声部,踩准节奏点,然后合成。这种形式大家觉得很有趣,在今后的线下巡演中可能会成为我们的一个彩蛋。”乐队主唱茶耳说,“10年前刚开始上台演出,观众经常觉得我们的装扮不在一个次元,不太有‘团体感’,后来我们开始注意,会商量穿搭配的演出服。这次录制之前就没有商量了,呈现的就是在家的状态,全民居家服谁也别嫌弃谁。”

“云录制”能成为以后的常态吗?

疫情背景下,综艺人能够迅速转变思维,在短短几天时间推出“云录制”综艺,首先就值得赞赏。像《天天云时间》从立项到录制再到播出,仅用5天,其中策划耗时2天,从录制、后期制作到播出仅30小时。

有些观众可能会以为,《天天云时间》不就是明星开着视频聊天吗。但没那么简单。毕竟节目不是直接手机投影就可以了,手机投影如何转化成高清的电视观感,就是一个技术难题。这背后需要专业网络公司的技术支持。同时,那么多人同时聊天,如何避免“七嘴八舌”,如何让节目的节奏清晰流畅,也需要节目组与艺人做好实时对接。很多笨功夫是下在背后的。

如今可以说是一个直播时代,数据显示,我国直播受众已近5亿人,大部分观众对于直播这一形式都有亲切感。直播受欢迎,一方面是因为对他人隐私和秘密的窥探,是人的一种本能欲望。无论是熟人还是陌生人,只要是涉及个人隐私(尤其是关于情感)的故事,人们很容易产生兴趣,遑论是明星的隐私。

“云录制”综艺不约而同对准了明星的私下状态和家庭生活。观众可以看到很宅的王一博玩魔术,看到李维嘉给妈妈染发,看到宋威龙不靠谱的厨艺;也可以看到明星的家庭关系是什么样的,明星家的室内装修是什么风格的。

那么疫情过后,“云录制”是否会成为一种常见的综艺形态?毕竟在短视频和直播的冲击下,近年来电视台的开机率下滑,受众大量流失。“云录制”则是电视台取直播、短视频之长,与之相融合的一种体现。

但事实上,“云录制”综艺转正难,它的成功是特殊时空背景下的成功。受疫情影响,综艺库存告急、老百姓不能出门、受众有文娱需求,与疫情相结合的“云录制”才走红了。在平常时刻,跟精心打磨台本、多机位、种类丰富的棚内综艺和真人秀相比,这几档“云录制”在题材上有很大局限性,在形式上也显得单一。直白点说,如果不是明星和观众都不得已宅在家,明星哪有空宅在家直播,观众也没那个耐心忍受制作过于简单仓促的综艺节目——有的还不如刷抖音、刷快手有趣。

但无论如何,特殊时刻诞生的特殊“云录制”节目,还是为电视综艺与“云录制”的结合提供了不错的思路。

【编辑 张博】

(作者:综合网络)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