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师点评】本期名师:永春一中吕进式

2020年5月15日泉州晚报第11版↑

“清源”副刊“校园风”版面

本期联办:永春一中帆影文学社


本期名师

吕进式:永春一中高中语文一级教师,高三年语文备课组组长,多次主持和参与省市县课题研究。

校园文苑

永春一中《梅峰报》创办于上世纪80年代初,由学校语文组协办,每年印发6期,每期刊登二十几篇文章,主要为学生的考场佳作,并附有教师的点评。有时也会根据学校的语文教学安排,开设专刊发表专题文章,如2020年1月《梅峰报》策划了“英模林俊德”专题,刊登林俊德校友的先进事迹及“学习英模,永争第一”主题征文获奖作品。

黄花风铃木

□林泽宇

校园内梅峰亭边的花开了。

那是棵黄花风铃木。或许是万绿丛中一点黄,它挺直屹立坡上,自信而醒目;又或许是阳春三月醉人风,它周围总洒落一地诗意。

记忆中前年与去年的春日,都是那抹淡黄相伴。今年,却因突如其来的变故,我与它的相遇没能如期而至。

我家紧挨着学校,在那段特殊的日子里,我在窗边时常望着夕阳下那抹淡雅而艳丽、熟悉又陌生的黄色,等待着相遇的日子。

我想,它应该也在等待着我,等待着我们的到来吧。

没有哪一次分离不会结束,没有哪一次重逢不会到来,那天我和它近距离对视,目光所至,心之所向,仿佛彼此都知晓对方的等候。

我想,我在校园里的每个春天都有它,那么它在那些我未曾到来的春天里又是何人相伴呢?

是如绵绵桃溪的一百一十多年中,在大鹏山下来来往往的莘莘学子吧。也许当年这棵黄花风铃木还同今日的我们一样稚嫩,但它脚下的土壤,会将这段段往事诉说、流传。

这段往事属于一位从邻县德化跨过戴云山的崇山峻岭来到这座享誉八闽的学堂的少年。当初朝乾夕惕的少年也许不知他从老校长所借的史书坟籍铺就他一生的方向;也许不知他在路过黄花风铃木的夜晚,洒满全身的月光将照亮通往史学的殿堂;也许不知他在这片叫梅峰的土地上焚膏继晷、孜孜以求的春天,将成为他八十载学术生涯的起点。这段往事的主人公叫蔡尚思。

另一段往事则属于一位埋名五十载、为国铸核盾的戎装将军。

将军出走半生,当初从介福乡深山里走出的稚气少年,朝气犹在,只是眉宇间多一丝刚毅,添了一分坚韧。那一天,站在这个保存了他六年光阴的地方,留下了将军的敬礼。多年后,在将军人生的最后一天,他九次坚持起身,整理移交一生积累的全部科研资料,将生命最后五个小时留给了国家。六十年前,少年与黄花风铃木相伴相依;一甲子后,将军是这黄花风铃木往事里一首最动人的歌曲,其音符将化为如风铃般的黄花在每个春天奏响。

今年的这个春天,对黄花风铃木来说或许平常,但对我而言,在这个春天的播种耕耘,不只是这年秋天的收获,更是人生新的起航。校园的这抹黄色陶染了它的学子,前辈相伴,尚思俊德,提笔为刀,锋刃逾锐;素履以往,远方更明了。那些受过这抹黄色陶染的你、我、他将相逢于神州的每个春天里。

(作者系永春一中高三年学生、帆影文学社社员)

吕进式点评

作者以黄花风铃木串缀人、事、物,由校园里的一棵黄花风铃木,联想到两位曾经在这里求学过的杰出校友,由物及人,从现实到历史,赋予了黄花风铃木丰富而厚重的意蕴。情思表达细腻而真挚,语言简练而有文采,体现了作者较高的生活感悟能力与行文构思能力。

愿历尽千帆,归来少年

□林晨昕

不知道哪一个瞬间忽然意识到,高三的自己很快要面临“毕业季”了。

弹指之间,在这个校园度过了近六年的时光,昨昔稚气懵懂的样子也被时光淘洗得恍若两世。本以为遥远的“离别”二字,也被时间推搡着呈现在眼前。

出乎意料的悠长假期让离别的期限仿佛被无限拉长。恢复规律的生活之后,好像重新上紧了发条,愈发感觉到时间紧迫,七月将要面临的庞然大物无时无刻不在掐紧时间的绳索。

无人吹起离别的笙箫,而这股悠扬好像又无处不在地响起。正如杨绛先生说的那样,“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岁月这个神偷,让那些渐去渐远的时光失去了原色,莫名其妙地偷走了我们对时间的自我感知,残酷而不留情面地打断了我们本打算一直讲下去的故事,并提醒我们握在手中的光阴,日渐水瘦山寒。

“愿你们做个好人,利己亦利他,自我亦社会”“诗意的情怀是入世既深之后仍可保持超越个人利害之上的单纯”,无一字不真诚恳切,无一句不殷殷期盼。这是北大教授送给大学毕业生的致辞,置于此时的我们身上同样适用。我们将要面临第一个改变人生的重要选择,即将走进象牙塔面向全新的生活。“对理想的坚持可能意味着机会的擦肩而过,然而对世俗的妥协又意味着真理的随风而逝。”

我们之所以努力,之所以拼命,是因为难以承受那潮涌而至的恐慌和迷惘,于是逼着自己埋进书本,埋进试卷,埋进密不透风的茧——为的只是有朝一日的破茧成蝶。

席慕蓉说:“青春的锦绣与贵重,在于它的天真与无瑕,在于它的可遇而不可求,在于它的永不重回。”只有抓紧这一刻,抓紧这个最公平的机会,才能拥有多一分选择的权利。

尘世烟火里,我们不断承载着岁月留下和带走的,将要来临的高考和往后大大小小的节点,将人生分割成片段,分藏在不同的记忆抽屉。待有机会回想此时的忐忑和热忱,那些对未来的期盼雀跃,所希望的不是对青春的叹惋,而是对保持初心的清醒、对实现梦想的感激。

愿经历过高山大海,仍然心怀对世界的好奇。

愿始终拥有真诚与坦荡。

愿历尽千帆,归来仍是少年。

写给自己,也写给每一个即将站在人生拐点的少年。

(作者系永春一中高三年学生、帆影文学社社员)

吕进式点评

文章表达了一个面临高考、面临毕业、面临生命重要拐点的学子的心声:既紧张又好奇,既忐忑又憧憬,既留恋又向往。这应该也是大部分高三学子的共同心声。作者对这种复杂心理的剖析冷静而细腻;文辞优美,表达精当,引句也恰到好处。

名师指津

做生活的有心人,敏于观察,善于思考,表达真体验、真感情、真认识。



【编辑:陈清霞】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