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后自行外出意外溺亡,请客的人遭索赔百万!法院这样判…

泉州通客户端6月4日讯(东南早报记者魏玲铃 通讯员集法宣)酒宴组织者已将饮酒同伴送至酒店,怎料同伴自行外出意外溺亡,谁该为这起悲剧承担赔偿责任呢?近日,厦门市集美法院发布了这起特殊的侵权纠纷案,法院一审判决酒宴组织者无需承担赔偿责任,死者家属不服提起上诉,二审维持原判。

●吃完酒席自行外出溺亡,家属状告宴会组织者索赔160万

2018年11月10日晚,张某夫妇及李某夫妇在泉州安溪一酒店请白某等人吃饭喝酒,当晚9时许,又一起去酒店楼上的KTV唱歌饮酒。当晚11时许,张某夫妇及李某夫妇、白某一起走到住宿酒店,办好住宿手续并拿到房卡后,李某夫妇将白某等人送至电梯门口。白某上了电梯,未待电梯门关闭又从电梯出来,然后从住宿酒店地下停车库离开酒店。两天后,在安溪某地发现白某的尸体。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载明,白某死亡原因为溺水

白某父母及妻子向集美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李某及张某夫妇共同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160多万元。

白某父母及妻子认为,李某及张某夫妇在明知白某大量饮酒且已醉酒的情况下,未及时将白某送至房间妥善安置或联系家属就离开。他们主动约白某前往安溪就餐饮酒,未尽到安全保障和注意义务,未及时妥善安置醉酒的白某或联系家属,使白某独自一人陷于危险,最终造成悲剧发生,故对白某死亡均有不同程度过错,应承担相应赔偿责任。

李某及张某夫妇则认为,白某死亡并非一起喝酒造成的,是其自己出去意外溺亡,要求赔偿没有道理。

●宴请人已尽到相应义务,一审二审均驳回死者家属诉求

法院经审理认为,李某及张某夫妇基于朋友情谊宴请白某,没有证据表明在吃饭唱歌期间,李某等人对白某有进行劝酒、灌酒的行为。酒后白某等人是走路到住宿酒店,可见白某行动正常,此时并未处于醉酒状态,故李某及张某夫妇在与白某饮酒过程中均不存在过错。李某及张某夫妇将包括白某在内的4人安全送至酒店住宿,待所有人办好手续拿到房卡并送至电梯后方才离开,作为酒宴组织者,已尽到相应的安全注意义务

从监控录像中可见,白某办理住宿手续时神志正常,并没有醉酒的相关表现。根据白某的死因报告可知,其直接死因是溺亡,在其自行离开酒店后发生,而其离开酒店的行为也出乎一般人预料,且监控中可见其离开酒店时步伐稳定还边走边玩手机,也可证明当时白某未处于醉酒状态。因此,法院认为,白某父母及妻子主张白某饮酒后处于严重醉酒状态而被告却未尽到安全保障和照顾义务,缺乏依据,驳回其诉讼请求。

白某父母及妻子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厦门市中级法院经审理维持原判。

法官说法

注意义务应在可预见范围内

李某及张某夫妇基于同学情谊宴请聚会人员属于善意行为。对于白某的死亡,组织、参与聚会的人员只有在存在与该后果有相关过错的情况下,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聚会同伴之间对于酒后同伴的照顾义务,应当根据当时的饮酒状况,同伴在饮酒后的状态,酒后休息场所等条件等因素进行综合评价。依照当时情形,李某及张某夫妇为白某安排住宿并将其送到电梯口,应当视为已经尽到了同伴间的照顾义务。白某之后自行离开酒店,不是李某及张某夫妇能够预见的。

可见,在共同饮酒过程中,如果其中一人处于饮酒过量或者醉酒的危险状态,那么其他共同饮酒的人应当承担保障醉酒者免于发生危害的谨慎注意义务,但该注意义务以一般人的普通注意为限,应在一般人的可预见范围内


【编辑:魏玲铃】

(作者:记者魏玲铃 通讯员集法宣)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