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敦煌历史的声音

近段时间,《丝路锁钥——敦煌历史文物精品展》在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展出。敦煌在千余年的历史进程中一直是多元文化互鉴、多样文明交流的热土,更是丝绸之路的“咽喉锁钥”,在两千余年的东西贸易和文化交流中,保存了丰富的历史遗存。此次展出的文物,凸显了敦煌深厚的文化底蕴。“敦煌作为丝绸之路上一颗璀璨的明珠,历经了汉唐盛世,荟萃了世界四大文化的精华,凝结了高度繁荣的敦煌文化。”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馆长丁毓玲表示,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渐次推进,敦煌历史文化所蕴含的优秀思想精神将为时代发展提供积极的思想启迪。(泉州晚报记者 曾广太 通讯员 曾春凤 文/图(本组均为文物翻拍图))

华戎交会的古代大都会

敦煌位于河西走廊最西端,甘、青、新三省交会之地。东临瓜州县,南与肃北、阿克塞两县毗邻,西部和北部与新疆接壤,总面积3.12万平方公里。

敦煌历史悠久,约在3500年前,目前已知的敦煌最早居民——火烧沟人就在这块绿洲上生息繁衍。之后,乌孙、月氏相继驻牧。秦汉之际,又为匈奴所占据。西汉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汉武帝开疆拓边,设敦煌郡,移民实之,为当时著名的“河西四郡”之一。由于处在扼守两关、雄视西域的重要地理位置,从汉到唐,敦煌一直是中原掌控西域之锁钥,丝路交通之要冲,中西文化荟萃之重镇,被誉为“华戎所交一大都会”。

汉武帝建元元年(公元前140年),武帝欲联合大月氏共击匈奴,张骞应募任使者,于建元二年出陇西,经匈奴,被俘。后逃脱,西行至大宛,经康居,抵达大月氏,再至大夏,停留了一年多才返回。在归途中,仍为匈奴所得,又被拘留一年多。元朔三年(公元前126年),匈奴内乱,张骞乘机逃回汉朝,向汉武帝详细报告了西域情况,武帝授以太中大夫。裴《史记集解》:“苏林曰:凿,开、空、通也。张骞开通西域道。”作为正史记载的第一位官方外交家,张骞对丝绸之路开通做出了卓越贡献。

玉门关、汉长城出土的汉简

丝绸之路开通后,敦煌在中西交通中的地位十分突出,为丝路之咽喉,西边之锁钥,是中西文化交流和商品贸易的集散地。这一时期敦煌人民为巩固多民族封建国家的统一,沟通西域,确保丝绸之路的畅通,做出了直接的重大贡献。

马圈湾遗址出土的丝绸

画像砖里的艺术世界

东汉晚期,中原地区的经济、文化日益凋败。三国以降,中原地区传统的政治、经济、文化不断受到战争的毁灭性扫荡,而敦煌始终处于基本稳定的社会环境中。此外,其控扼东西方的特殊地理位置,又使它成为佛教东传远涉沙海后与华夏文化居民区接触的第一个桥头堡。这些特殊的社会、历史、地理背景和条件,无疑为敦煌地区荟萃东西方的文化艺术创作提供了可能。敦煌魏晋画像砖墓正是上述文化大背景下的民间绘画艺术活动的产物。

魏晋万鳣画像砖

画像砖主要分布在墓门上方的照墙部位,内容丰富,装饰复杂。这些画像砖与仿木结构砖雕以及其他图案彩绘砖雕相结合,构成灿烂多姿的照墙壁面。各种奇禽异兽和神怪及其颇具匠心的布局使得照墙壁面成为一个充满浪漫想象与激情的、包含丰富神话内容与强烈追求的艺术世界。

敦煌魏晋时期的壁画墓一般较深,在地下9米—14米;墓葬都有一条斜坡式的墓道,长达20多米,宽2米多,墓门上方均建造有高大的照墙,一般高5米、9米、11米不等,照墙上部镶嵌有雕砖门阙、斗拱、托梁熊、彩绘砖或图案画。壁画墓的主人在当时都是富足或有一定社会地位的,因而高大的照墙是墓主人身份地位的象征。墓门高一米左右,宽60—80厘米,进入墓门甬道后是墓室,墓室分前后室,两侧分别还有耳室和壁龛。

画像砖可分为彩绘和墨绘两类。彩绘作画时一般先在底子上用土红色起稿,再用墨线勾勒定稿,然后根据所画内容及各自所要突出、渲染的具体部位,分别用赤铁矿、青金石、碳墨等矿物质颜料施彩填绘。墨绘画像砖就是单一使用墨线描绘出画面的轮廓。

展出的画像砖形式以绘画、雕刻为主,包括各种神禽灵兽为代表的祥瑞和神话传说、力士等,像魏晋白虎画像砖、麒麟画像砖、鲵鱼画像砖、万鳣画像砖等展品,题材广泛,内容丰富,是研究魏晋时期政治、经济、文化和艺术成就的宝贵实物资料。

工艺精美的模印花砖

唐贞观七年,敦煌改称沙州。唐代的沙洲属于陇右道,下辖敦煌、寿昌两县。唐代沙州成为名副其实的国际商贸中心,大量的商人汇集于此,从事着中原和西域各地的商品经营,使沙州这个以中转贸易为特征的国际商贸城市空前繁荣和活跃,出现了“村坞毗连,鸡犬相闻,佛塔遍地,市场广大,家给人足,焉然富庶”和“男耕女桑不相失,百余年间未灾变”的欣欣向荣的景象,故有“元宵灯会长安第一,敦煌第二,扬州第三”的说法。

唐伏龙图模印砖

莫高窟130窟盛唐都督夫人礼佛图

敦煌地处中西交通咽喉之地,富庶饶裕,世居敦煌的豪门望族,不仅大修土木,修筑殿堂庭院,也崇尚厚葬,兴建墓室,模印花砖因而大量出现。其图案以浅浮雕形式呈现出来,线条流畅、娴熟,画面圆厚,构图细腻,花纹繁密,错落有致。这些模印花砖集中反映了敦煌历史上的雕刻艺术和制砖工艺,而其题材和制造工艺是唐代敦煌丝路文化的具体反映。比如唐牵驼图模印砖、唐天马砖、唐玄武模印砖、唐莲花纹砖等。

弥足珍贵的敦煌文献

光绪二十六年五月二十六(1900年6月22日),道士王圆箓在清理莫高窟第16窟时,偶然发现侧面有一个密室,“内藏释典充宇,铜佛盈座”,“见者惊为奇观,闻者传为神物”。内藏公元五至十一世纪的多种文字的古写本及少量印本约5万件以上,成为研究各个朝代历史和文化的珍贵资料。其主要部分,更是传统文献宝库中所佚缺者,价值尤为珍贵。敦煌文献以其内容广博、弥足珍贵而闻名于世,推进了中世纪中国和中亚的历史学、考古学、语言学、文字学、民族学、宗教学、文学、艺术、书志学、历史地理学和科技史等各个领域的研究。

敦煌市博物馆收藏敦煌文献包括汉文和藏文两种文字。其中汉文82件,卷轴装,年代从北朝到唐、宋代。藏文写经总计有6040件,其中卷式藏文写经244件,多为《大乘无量寿宗要经》的藏文写本;梵箧式藏文写经5796份,计8576页,多为《十万颂般若波罗蜜多经》。展品有大般涅槃经、大乘无量寿宗要经、妙法莲华经、藏文写经等。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第五百六十六卷

【编辑:曾其昌】


(作者:记者 曾广太 通讯员 曾春凤 文/图(本组均为文物翻拍图)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