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闽南】微尘万千 精雕微塑

陶瓷微塑,顾名思义,是一种以微小精细见长并历经高温烧制的陶瓷雕塑技法。这门技艺的起源很早,虽然尚未能进行年代考究,但从大量出土文物如微小的陶俑、陶制家禽等,都是其有力的佐证。

早期的陶瓷微塑作品技法上大多是随性捏塑,没有深入刻画塑造细节,创作目的大多仅有象征性意义,艺术表现上略显单薄和稚嫩;虽然没能形成单独的审美门类,但在其长期发展过程中,不断变化,日臻成熟,如今作为我国颇具代表性和特殊性的艺术门类,其创作的难度性大,艺术表现力丰富,细节处理刻画微妙生动,常常令人叹为观止。

■本期执行 周湖健


创作中的陈荣春(章溯 摄)


01

困于心,达于情,精于艺

陈荣春,号鑫玉,笔名墨生人。作为福建省陶瓷艺术大师、福建省工艺美术名人的他,同时也是 “陶瓷·精雕微塑”课题的创立者。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陈荣春自幼成长在陶瓷产区,父辈也都是陶瓷手艺人。因为家庭环境的耳濡目染,他从15岁便开始走上陶瓷雕塑这条道路。每当回忆起那段年轻的峥嵘岁月,回望自己曾经走过的路和所经历过的事,陈荣春还是有良多的感慨。

“我刚踏入陶瓷雕塑这一行当的时候,主要还是遵循传统的师承关系‘拜师学艺’。这个时候,往往师父都会让你从临摹古人作品开始。在这个时期,我认为最大的困难和挑战,更多的还是源于技术上或者说是技法上的疑惑。”陈荣春说。“当时的我,虽然对陶瓷雕塑这一行业,抱有浓厚的兴趣,但一直在思考的问题通常都是诸如:‘一个作品如何做得像’这样比较浅层的问题。”

在从事了这一行业几年之后,陈荣春的陶瓷雕塑技艺水平已经有了显著提升,同时也对现实生活有了一定的感悟,这个时候,他便开始思考进行独立创作和以艺养家的现实生计问题了。随着对艺术和自我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他对社会现象、行业现状进行了分析和反思。有这样一些问题,是他始终在反复思考的: “如何把自我真实的情感表达融入作品表现中去”或者说“个人风格”的追寻。尽管已经从事这个行业30多年,同时也收获了无数荣誉和业界好评,但陈荣春却表示,他的困惑依旧存在,思考仍在继续……“其实困难和挑战从始至终都是相伴存在的,对于每个人也都是如此,人生每个阶段都有每一阶段的困惑。正是困惑的存在,进而有了艺术家内心的矛盾和思考产生情感表达,这也是艺术创作的来源。”陈荣春说。

02

精思而致 微小而妙

陶瓷雕塑的艺术之美,世人并不陌生,不管是在艺术馆、博物馆的橱窗内,还是在日常生活中的装饰、器皿上,都不难见。然而,陶瓷微塑不少人或许听过,却未必见识过。传统的微雕、微刻,是中国传统工艺美术中最为精细微小的、集中国文化精华的一种袖珍艺术品。无论是在米粒大小的象牙片、竹片,还是在数毫米的头发丝上,都能艺术雕刻,故而亦被称为“绝技”。

而陈荣春所创立的“陶瓷·精雕微塑”课题是在原有技法上的一种融合发展。“所谓‘精雕微塑’,‘精’指的是作品创作前的‘精思’和作品完成后的‘精致’,‘雕’指的是对细节的刻画和雕琢,‘微’指的是作品中关系的‘微妙’和作品尺寸的‘微小’;‘塑’则是指做加减法并用的创作,而有别于木雕、石雕等是做减法的创作。”陈荣春说。陶瓷微雕的制作方法十分复杂,难度极高,其工艺的复杂度主要是在于以下几点:其一,众所周知,泥巴失水则干,则硬,则脆;反之,遇水过之,便是稀烂,因此创作时对泥巴湿润度要求极高,把控难度极大。其二,人物造型对于塑像尤为关键,创作者需要在微小的体积内精准地把握人物比例、体态、骨骼、肌肉,与此之上,想在不足指甲大小面积的泥块精细准确地雕刻出五官,表现塑像神情更是难上加难。其三,精雕微塑作品皆为孤品,全手工制作,实心塑像,需要历经1380℃高温,烧制难度极大。由于这门技法不仅需要考验创作者的心性,还需要娴熟的功力和对泥巴干湿度的把控,因此其制作工艺难度较大,鲜有人涉猎。

陈荣春耗时一年多时间创作的作品白瓷微塑《再造他山·十八罗汉》组雕,曾经代表我国当前最高水平工艺美术作品入选第四届中国当代工艺美术双年展,并在国家博物馆亮相展出。据了解,在工艺上,这十八罗汉全部采用汉白玉瓷泥雕塑实心烧制而成,陈荣春尽了最大的可能去刻画细节,大的如骨骼和肌肉,小的如罗汉的牙齿毛发指甲眼珠法器佛珠,甚至更小的如托塔罗汉手中托的仅有3毫米宝塔的门窗瓦片、笑狮罗汉嬉戏的狮子的门牙虎牙磨牙等,而串联整体的则是质感和空间形态被解构和重塑的太湖石,四面大切面的处理则旨在突出整件作品的力量感和空间关系的转换,与“莫高佛窟”形式异曲同工,富有中国传统文人意趣和历史文化之韵……

作品《再造他山·十八罗汉》组雕

《白云深处有人家》是陈荣春目前最小的陶瓷人物塑像。去年8月,这件作品曾在中国美术馆展出,并在同年10月参加中法建交55周年文化交流活动,被法国政府所收藏。在作品造型上,该作品吸收了“元四家”黄公望代表作《富春山居图》山体造型,表现了千山叠翠,草木繁盛,泉石共鸣,云雾缭绕如仙境一般的祥和瑞象,亦似云水悠悠的谣律赞歌。一老者拄杖徐徐而行,深目高鼻,浓髯密须,表情欢悦,怡然漫步于流水般的祥云上,营造一种“白云深处有人家”饱含禅机的东方意境。而在技法上,山体纹理吸收杂糅了中国山水画的各类皴法,而作品人物运用了我们最擅长的手法(陶瓷·精雕微塑技法),在仅1厘米的尺寸内尽最大可能把人物五官、毛发、神情表现出来,虽然难度极大,但却是自我内心的态度和自我挑战。“作品中的人物抑或是你我的缩影,或与古人对望,或逍遥游于山水间,表达我们对古人隐逸超然的生活向往和不被世俗影响的生活态度,唤起我们对于当下生活、环境的关注和自我内心情感的表达。”陈荣春向记者介绍了该艺术品的创作心得。


作品《白云深处有人家》

03

有正气 显文气 展朝气

陶瓷精微艺术贵在精微,也难在精微。雕刻时,必须在微小之中再现艺术神采、韵味。而每一件精微的陶瓷艺术品,无不是成功于扎实的基本功之上,同时,又缀满了心血和汗水。正因为如此,这种工艺方能深入人心,更好地阐发真实情感。在陶瓷微雕艺术中,播撒汗水的同时,陈荣春也赢得了业界专业人士的诸多赞誉。

作品《水土一方之渔村小雪》

面对满满的赞誉和好评,陈荣春却显得十分坦诚,他告诉记者:“我觉得自己所有的作品都是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和表达,表达内敛含蓄或者表达奔放强烈都是创作时最真实的状态记录。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追寻的更多是“真实的自己”,作品的表达可以传统,可以现代,也可以有未来性,看似矛盾或者说多样,其实这也是最真实的,人本来就是个矛盾体……”如今,随着社会的发展,陶瓷雕塑艺术行业,吸引了越来越多热爱生活美学、喜欢生活艺术的普罗大众。针对当前行业发展的现状,陈荣春提出了“正气、文气、朝气”的希望和愿景。“首先是正气,我希望陶瓷行业的氛围更加干净,以作品实力说话,追求个性、寻找共性,真正做到百家争鸣百花齐放。其次是文气,陶瓷雕塑创作的艺术作品要有学术思想,要和中华五千年历史文脉相承,创作出有民族性和文人情怀的作品。最后则是朝气。所创作的作品需要有当下时代精神,要有艺术家的情感表达,创作出有血有肉的时代作品 符合当下审美追求,在作品中流露时代精神和人文朝气。”

“从艺30多年来,感谢身边所有家人和师友们一直的陪伴和支持,有了这帮可亲的人,我无疑是幸运的,所以也影响我作品表达的基调大多是欢快的或是美好的。陶瓷,是一门土与火的艺术,在作品烧制中,伴随着未知性和不可控性,作品烧制失败时有发生,我甚至有大半年烧制失败,无一成品的经历,这耗费的不单单是财力和精力,更多考验的是心态和心理承受能力,所以我常说创作者和作品如同挚友,相互磨炼,相互成就。”陈荣春说。

制作步骤

以《竹林七贤》人物做示范(章溯 摄)

步骤1 精思

作品创作前,经过严谨周密构思设计,泥巴直接打稿起型。

步骤2 雕琢

深入雕琢刻画,运用堆、贴等手法进行塑造。

步骤3 微妙

主观处理调整作品各个角度,主次间的微妙关系。

步骤4 塑成

修整细节,等待烧制。

【编辑:陈清霞】

(作者:周湖健)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