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合同”侵吞公款30万元,主管包工头都被起诉……

泉州通客户端8月21日讯(东南早报记者吴水保 通讯员刘彩虹)某公司要新建两栋宿舍楼,主管宋某被指派负责基建工作,却利用职务便利,与承建商李某签下“阴阳合同”,侵吞公司款项30万元。8月21日,宋某、李某二人因涉嫌职务侵占罪被晋江市公安局移送检察院起诉。

上报合同   就是侵占公款败露时

2019年,晋江五里工业区某公司为满足员工住宿需要,决定在厂区内兴建两栋宿舍楼。该公司老板黄先生将项目指派给了公司负责基建工作的的主管宋某,告知按要求寻找项目承包商,并给出了建设项目的心理价位区间。

今年1月,宋某拿给公司一份合同,是他代表公司和承建商李某签订的,约定该宿舍楼造价230万元。但没过多久,坊间就有人议论说宋某侵吞公司工程款的事情,这话传到了黄先生耳中。经过一番调查,在事实面前,李某承认帮助宋某侵占公司30万元款项,公司随后向晋江市公安局报警,而后在大量证据面前,宋某也对自己侵吞公司工程款的事实供认不讳。

这是怎么回事,原来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还是先从宋某的生活说起。

寻找“共犯”  放言无“阴阳”不合作

宋某因为爱攀比,经常出入高消费场所应酬,早已入不敷出,靠着透支信用卡拆东补西度日。面临还款压力的宋某在接过项目后,就“灵机一动”,打起了黄老板给出的心理价位“区间”的歪脑筋:在价位区间里,上报比实际签下的合同高的造价,那么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侵吞公司钱款。

随后,宋某找了几个承包商,试探性地询问是否可以签两份不同的合同,即以较高的价格签订一份合同应付公司,再以较低的价格签订另一份合同(俗称“阴阳合同”)。这样,公司支付高价格,而承包商履行的是价格较低的合同,中间的差价则流入宋某腰包。然而,很多承包商一听要签“阴阳合同”帮助宋某侵占公司款项,担心被发现,都打了退堂鼓。而宋某一边向老板汇报说还在寻找合适的承包商,一边向外放出风声,表示不签“阴阳合同”就别想拿到项目。

“有缝的蛋”   坏事传千里东窗事发

而李某从事承包建筑工程已有三十多年,是大家俗称的包工头,手下常年带着几十号工人,经常承包一些小型的建筑项目。但小的自建房项目小、利润低,而大的工程又轮不到自己,面对生意越来越差,每月还要给几十号人发工资,正发愁的李某听说了宋某的事,两人很快一拍即合。

今年1月,宋某代表公司与李某达成委托建造宿舍楼意向后,两人签订了两份合同,一份是交付给公司的造价230万元的合同,而实际上两人要履行的是另一份200万元的建造合同,从而形成价差。在公司将工程款项转给李某后,李某将30万元价差转到宋某的银行卡上。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因为宿舍楼项目尘埃落定,花落李某家。一些没拿到工程的承包商去打听情况,毕竟宋某开的条件大家都清楚。这事传开了,就有了开头宋某露陷的一幕。

“宋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其公司的工程款30万元,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职务侵占罪。而李某明知宋某侵占公司款项,仍配合其签订合同,其行为也已构成职务侵占罪的共犯。”办案的陈警官说。  

【编辑:郑瑞卿】

(作者:记者吴水保 通讯员刘彩虹)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