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陵名人府】杨昌国:蜚声闽南诗坛的爱国诗人

杨昌国(1888年—1951年),字宜侯,泉州鲤城人。杨昌国是泉州旧馆驿董杨氏后裔,其高祖父为嘉庆十三年进士杨滨海、其舅父为泉州知名诗人苏大山。他一生走南闯北,留下不少爱国诗篇,蜚声闽南诗坛。 (陈笃彬)

01.

走南闯北 阅历无数

杨昌国从小耳濡目染,十分好学,曾受业于清末民初泉州硕儒陈硕生。陈硕生先生逝世之后,杨昌国与王筱伯、潘斯吉等弟子专门写了《陈硕生先生事略》,以纪念恩师。文中高度评价了陈硕生的爱国精神和文风:陈硕生“登癸巳科乡榜第六名亚元,壬寅年游历南洋英荷各属,同情于革命。归国后倡办学校,即以民族意识灌输于青年学子……闽南讨袁护国护法诸役,均居中为之策划。生平精研史地之学,尤熟于近代掌故,故其为文大气磅礴,如长江大河,一泻千里”。


杨昌国一生走南闯北,阅历无数。在《乙亥重阳日九日山登高》十首诗的序言中,杨昌国写道:“三十年予客鹭门,旋游榕峤,历淞沪及大江南北,海外则菲律宾,昆舍耶暨诸岛。”客居厦门期间,杨昌国投身教育事业。《厦门志(民国)》记:“崇实小学:该校创于清末光绪卅三年……是厦门私立小学之嚆矢……宣统三年由吴济美、杨凤翔等改办商业学堂,聘苏大山为堂长。民国2年,改称崇高小学仍以苏大山为校长。民国6年苏辞职,聘杨昌国接充。厦岛沦陷,被敌摧毁,已成片土。”杨昌国毕业于福建教育行政人员讲习班,从1917年到1938年,他在崇实小学担任了21年的校长,为厦门的教育事业作出了贡献。1938年厦门沦陷之后,杨昌国不堪忍受日寇践踏国土,不甘在日寇的铁蹄下苟且偷生,毅然远渡重洋,到菲律宾任教谋生,宣传抗日。



1935年杨昌国在菲律宾中正中学任教合影(第一排左四为杨昌国)

02.

热心创作 颇受好评

在厦门任教期间,工作之余,杨昌国热心于诗歌创作。他参加了当时厦门菽庄吟社和星社的活动。菽庄吟社创建于1914年,开始只有300多吟侣,后发展至1000多人。时人称北有南社,南有菽庄吟社。苏大山是其主要成员之一。据黄乃江所著《东南坛坫第一家—菽庄吟社研究》一书记载:苏大山是菽庄吟社核心成员“十八子”之一,同时也是菽庄吟社创始人林尔嘉聘请的社课主持人。星社由厦门著名诗人胡巽创办。《东南坛坫第一家—菽庄吟社研究》一书还记载:杨昌国既是菽庄吟侣,又是星社的成员。苏大山既是杨昌国的长辈、师长也是诗友。苏大山《红兰馆诗钞》中有一首《清明日寄杨甥宜侯泉州》:“江云漠漠雨绵绵,杜宇声中过禁烟。上冢苦增游子感,青莨山别又三年。”而杨昌国也有《红兰馆饯春》两首表达对舅父的敬仰。其二如下:“江山啸傲足怡情,南面权当拥百城。叉手几人诗笔健,撑肠万卷峡词倾。苔岑臭味多同调,莲社风骚赖主盟。杖履追随逾卌载,南阳月旦愧长明。”上海正风文学院是民国时上海专门研究中国文学的高等学府,国民党元老吴稚晖任董事,南社社员王西神任院长,名师云集。杨昌国曾就读于该校,因此,其诗作融合南北两派的风格,颇受吟友的好评。厦门著名诗人陈桂荣在选编《近代七言绝句续集》时,收入了杨昌国《鼓冈山吊明监国鲁王墓》五首之一:“三百年来龙寂寂,明余帝子久无家。玉鱼金碗销沉尽,只有金门落照斜。”陈桂荣评价此诗:“以兴废之事,寓凭吊之感,朱熹诗所谓‘吊古宁忘恨’者。虽然,民国崇祀孝陵,以清明日为民族扫墓节,可慰王于天下矣。”此评论,高度赞赏了杨昌国诗作中的爱国情怀。《菲岛杂诗》是世居厦门、祖籍南安的诗人苏警予所作,杨昌国受邀为该书作词为序,说明了杨昌国在菽庄吟社有一定的影响。杨昌国写道:“警予吟兄以《菲岛杂诗》行将付梓索句,为题一阕,即希正之。”摘录如下:“胸中块垒;愁心千叠,者般客况滋味。道是三年去国,江山如此。只缘难浇杯酒,最多情鼠肝虫臂。车毂击,马蹄骄,尽付与珠玑字。负戟东方曾记。风土写,炎洲问今何事?豪放心情一片,沧浪子美!乌衣恨休重说,遥望眼谁家燕子。这几许,却把诗篇一一寄。(调寄《声声慢》)”陈桂荣先生称杨昌国著有《船亭诗草》一书,可惜现已佚。



中国近现代美术史上的开派巨匠黄宾虹为杨昌国作画



杨昌国书法

03.

忧国忧民 爱国爱乡

客居厦门,走南闯北之时,杨昌国念念不忘故乡泉州。在《乙亥重阳日九日山登高》十首诗的序言中,杨昌国写道:“仆仆车船,而故乡山色,徒萦诸梦寝,未能一一重游之。”1932年,苏大山倡建温陵弢社后,杨昌国积极响应,成为一名活跃的会员。从《温陵近代诗钞》一书记载的杨昌国31首诗作,可以看出他多次参加了温陵弢社的活动,比如《甲戌中秋双江泛月》四首、《春柳》四首、《莲心庵观紫农山人题额》四首等等。1934年农历九月,温陵弢社组织了宋应祥、苏大山、曾遒、林骚、苏镜潭等二十几位泉州著名诗人前往九日山采风。此时正值“九一八”事变之后,温陵弢社以采风的形式,借助九日山爱国主义遗迹,来激励诗人们团结一致,共抵外敌。杨昌国参加了这次活动并作诗以记。其诗为《甲戌重阳后五日游九日山》:“重阳五日岁甲戌,载酒驱车西城出。江山何处快登临,九日峰高青无匹。劫余残燹奄丰州,未许游屐来探幽。一角乾坤清净地,天公似为吾曹留。有酒何妨重阳展,有花插鬓香盈头。诗成恐被山灵笑,胆怯题糕刘郎羞。忆昔秦君幽遁处,日日垂丝东海去。只今累石钓台荒,图留偃蹇晋松树。摩挲古砚秦亭傍,剥落云烟生古香。掰窠但见才翁笔,妙墨且思君谟堂。更向青天搔首问,我来怀古思茫茫。安得奇峰三十六,一一寻幽快眼福。陶然共醉九日杯,且听琴泉响丝竹。白云井畔望悠悠,姜相峰前天为秋。香奁一编韩学士,犹感当年捋虎愁。寄语山中猿鹤侣,他时蹑屐再来游。”1935年农历九月温陵弢社组织了第二次九日山采风活动,杨昌国“以在客中,不获预,然心向往之”。读完温陵弢社诗人们九日山登高之作后,杨昌国感慨万千:“于此山不无盛衰之感!然岩石维石,应尚在也。因作十石诗以寄意焉。”现摘录《乙亥重阳日九日山登高》之十如下:“何时重踏破山门,溲面题糕侑酒尊。亦欲凭高舒一眺,不堪流睨望中原。”此诗颇有杜甫“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之风骨,是杨昌国一生忧国忧民,爱国爱乡的最好体现。


抗日战争胜利之后,经历了十年异国他乡的颠沛流离,已是花甲之年的杨昌国,不顾年老体弱,满怀着对故乡的眷念之情,于1948年从菲律宾回归祖国。1951年11月,这位爱国诗人在泉州逝世,叶落归根,魂归故土。

【见习编辑:张雅珣】

(作者:陈笃彬)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