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品清福 ——读吴晓川散文诗集《与山对坐》


书评人:彭耕耘


      鲤城是适宜慢生活的好去处。


      在西街寻一处视野开阔的天台,沏一壶醇酽的铁观音,看游人赏玩购物,看东西塔旁清风拂树、翠鸟闲鸣;听南音咿咿呀呀,吟咏着悲欢离合的传奇。在这样的茶香熏陶下,吴晓川渐渐悟到了“慢中滋味长”。千年历史名城,意蕴实在太丰富,值得细斟慢酌,咀嚼反刍,再三品鉴。


      慢慢品,使晓川能够如自己诗中所述那样——从容地“寻找时光硬质的碎片,如同儿时捡拾稻穗一样悉心”,终能如春蚕吐丝般地产出锦绣华章,于是有了这本由《星星》诗刊编辑部推出的散文诗集《与山对坐》。


     有人说,能享清福的人都是高人。我想起码是“格调高的人”,才能体味到清福。品茶、听曲、看戏、读书、练字,这些文人雅事,晓川不仅“身在福中更知福”,且由此诱发喷涌出诗情画意。泡茶喝茶是每日的功课,他在浅斟低酌中,与茶魂对话。喝铁观音,他能感受到茶韵、茶味在空灵中流淌,从一芽杀青的茶叶中,感知到大自然的脉动。偶尔啜饮万应茶,出了一身细汗,身心清爽之际,他即悟到“轻盈盈的灵水冲泡出半杯滚烫烫的茶水,便可让春天的味道溢满万户千家”。而用滚烫的开水浇淋菊花茶,他却似乎听到了茶的哭泣,温婉而低沉。


      据茶书介绍,泡菊花茶,水温在80-85摄氏度最适宜,水温太高,会破坏菊花茶的活性成分。一个科学道理,在晓川笔下,却表达得如此诗意。如果没有一颗敏感的诗心,又怎能听到茶的低泣?


     读晓川的文字同样适宜慢慢品,才能捕捉住他笔下那些雅致的灵感,才能体会他慢咏细吟中涌动的思绪。

诗人的敏感,正体现在于人们熟视无睹处,能够别具只眼、触动心弦;在人们视同寻常处,能够洞烛幽微,直抵本质,受到震撼感动。而充满诗意的音乐旋律,更能引发诗人的共鸣,产生联翩浮想。听优美的《渔舟唱晚》,晓川仿若见到披星戴月的渔人,只轻轻一篙,就把船儿荡到月旁的意象。听《高山流水》,他感受到伯牙痛失子期的孤寂,此际,唯有卧佛般的大山最善解人意,一如往昔静默聆听天籁,并将失意者引入一个宁静、博大、平和的天宇。“与山对坐”的书名,也正是来自这曲旋律引发的联想,似乎也是作者觅求知音的一种倾诉。听《梅花三弄》,他的眼前浮现出奇特的画面,“喝雪的红鸟,从梅花的树上拱出,红舌向天,柔唇含冰,在天寒地冻的雪地里横立斜伫”。仰面贪看鸟,回头错应人。能够这样忘情山水,萧然物外,其心境真正悠闲自在,深得“慢”之三味。


      作为文化工作者,自然有更多观赏演出、欣赏书画展览的机会。这些艺术形式,动静之间每每予晓川以启迪,触发其诗心。他从聋哑舞蹈队献演的《千手观音》中,读出了手语心言中的慈悲梵音。观赏双人冰舞,他追随着聚光灯,品读着舞者的痛苦、忧伤与反叛,感受到他们用整个身心诠释着图兰朵的爱情。就算是一幅古画,晓川也能静对半天,思飞千年。他从《韩熙载夜宴图》里,听到了唐乐遗风;从《清明上河图》里,听到了长街喧嚣、处处欢悦;从《洛神赋图》中,一睹建安风姿,见到那“明眸善睐、翩若惊鸿”的神女跃然纸上,驭梦而至。


     在躁动喧阗的环境中,能够静下心来,关注文化层面的东西,能够放慢匆匆的步履,释放心灵,滋润诗心,这在现代快节奏的都市里,是十分难得、令人羡慕的境界。闲时,你我当学学晓川,沏一壶茶,在清香中慢慢品啜生活的诗意……

【编辑:张玥】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