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师点评】本期名师:永春一中梁碧云

2020年10月23日泉州晚报第14版↑

“清源”副刊“校园风”版面

本期联办:永春一中帆影文学社


本期名师

梁碧云,永春一中高级语文教师,福建省优秀教师,泉州市优秀班主任。发表多篇CN论文,多次指导学生在语文学科素养大赛、各级作文竞赛中获奖。


校园文苑

作为百年名校,永春一中拥有厚重的历史人文底蕴。古有梅峰书院,近有全军挂像英模林俊德、历史学家蔡尚思等名人校友。近几年,学校深入挖掘这些德育因子,将以梅峰书院为代表的传统优秀文化和以林俊德为代表的军旅作风有机结合起来。通过宣传栏、黑板报、广播、校园网、征文比赛等活动,营造浓厚的校园文学创作氛围,全面提升学生的核心素养。

笛 缘

□施文展


当最后一个低回婉转的音符渐渐消逝的时候,演出结束了。偌大的舞台上,无数双眼睛聚焦在我的身上,掌声如潮,我的心随之荡漾。霎时,熟悉的曲调萦绕心头,记忆中我与它的点点温馨又一一浮现在眼前……

我第一次看见竹笛老师,他是个光头先生,面目洁净而慈祥,穿着儒雅。他拿出一支黄色的竹笛,细长的腰身带有木质的纹理,似老者深邃的皱纹。简单介绍之后,只见老师的双手轻握笛身,六根手指在圆孔间上下快速灵动,清越悠扬的笛声便纷纷从指间、笛尾溢出。笛声时而高亢激昂,时而欢快有趣,那音节就如潺潺流水般绵绵不绝,又如淳淳溪水般清脆欢快。一曲罢了,那串串细腻美妙的音符,如磁石般一下子吸引了我的心。于是,我便毫不犹豫地踏上了学笛之路。

初学的道路磕磕绊绊,我走得十分艰涩。第一次拿起笛子时,我按照老师教的动作、姿势试吹——两手大拇指抵住笛子下侧,左手高抬,右手轻扶笛身,然后兴致勃勃地吹起来,结果却是那样的糟糕。几个不协调的音调就那样不合时宜地从我的指间窜出,声音如同两块生锈的废铁来回摩擦,刺耳难听,似乎要震破鼓膜。一曲未终,放弃的念头便一次次跑出来捣乱,但一想到与笛子美丽邂逅的情景,我心有不甘,便一次次地暗示自己不能打退堂鼓。

在后来的练习中,我慢慢找到窍门,我发现我吹的音符并没有那么难听。当我能完整地演绎一曲《一闪一闪亮晶晶》的时候,学笛的激情又一次被点燃起来,在最艰难时,我用老师的笛声来激励自己。

酷暑时,燥热的空气纹丝不动,电风扇慵懒地晃着脑袋。灯光下,谱架前,我忘记自己伫立多久了,眼睛扫视着那一串串细如蚁脚的音符,六根手指头起起落落,不能停下。飞虫伴舞,蛙鸣伴奏。我感觉到我的汗水濡湿了头发,浸透了后背,也辣红了眼睛,但我不再轻言放弃,只当是一种磨砺和考验。一曲《收割》咬牙苦练了三个月,原本断断续续的笛声渐渐柔和流畅起来,笛音变得活泼而富有情趣,在老师的示范下,我一次次向着最高音迈进,双手投射在地板上的影子舞动得愈发行云流水,那些浸透着汗水的音符终于变成优美激扬的旋律,在房间里、在客厅里流淌,在每一个放学的下午弥漫。直到这一刻,我才发觉对它的那份情,已在时间的发酵下愈发的浓郁,并且不能自拔。

也是从这一刻起,我觉得每天与笛子相伴的短暂时光,是一种悠然自在的快乐。因为,在笛声里自己感受到的不只是音乐的旋律,还有音乐背后所要表达的心情和故事。

学校校园艺术节上,我握着那支被汗水浸得油光发亮的笛子,站在舞台中央时仍显紧张。当指尖飞舞后,欢快的音符一下子就带走了忐忑和不安,自己开始沉醉其中,串串旋律立即汇成了一幅幅生动的画面:成堆的麦垛,撕裂的马蹄声……

这一次成功的表现,更增加了我的信心,对笛子也就更加爱护。

进入初中后,学习的任务越来越重。但遨游题海之余,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拿起笛子轻轻抚弄,或是一曲,或是两三曲,借清扬的笛声稀释心中的那份焦虑,细细品味着那份藏于心间的浓情。

笛梦悠长,恰似这一路我与竹笛结下的难解之缘。

(作者系永春一中初三年学生,帆影文学社社员)

梁碧云点评

小作者由从师学艺开始写起,到登台表演结束,把自己对竹笛这一乐器的喜爱和痴迷表现得淋漓尽致,字里行间时时能感受到阵阵悠扬的旋律,令人赞叹陶醉。倒叙的结构,富有悬念,条理清晰,文章的语言生动优美,富有感染力。

不一样的父亲

□黄劭旸


“我们不一样,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境遇,我们在这里,在这里等你……”每当耳畔响起《我们不一样》温情而充满力量的歌声,我就会想起我的父亲,我那不一样的父亲。

自从进入初中,我的学习压力骤增,也许是没有掌握正确的学习方法,考试经常失利。“走,下盘棋吧!”父亲一看见我垂头丧气的模样,就会笑着拉我走进客厅,紫檀的圆桌上摆着一副象棋,黑白沙场,硝烟弥漫,棋子进退,杀声震天。我紧锁眉目,浴血奋战。却也一时忘记烦恼,沉浸于胜负之间。这时母亲从旁边走过,板着脸,冷冷地说道:“孩子考砸了,你还拉着他下棋,真不着调!”父亲淡淡一笑,说:“调!哎呀……我的炮……输了!”

多次以后,我渐渐懂得了考试如棋,有输有赢。赢,不必过喜;输,洗盘再来!

有时父亲会看我的试卷,对着我因粗心做错的题目,瞪了我几眼:“真是‘猪蹄’,‘猪一般的错题’。”然后独自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仿佛他能求动佛力,助我回转一般。再然后就硬拉我上街,穿越那人山人海、车水马龙,徜徉在那琳琅满目、五光十色的世界中,我暂时忘记难受,心情随之舒畅了许多。

父亲的不一样还真不少,记得有一次,他忽然停下了脚步,直直地盯视前方。我问:“为什么不走了?”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努努嘴。我看见一家修表店,店里一个老人。身子一动不动,眼睛一眨不眨,双手不停忙碌,任是外面喧嚣不已,他丝毫没有在意。恍然间,我似乎看见有一层发光的屏障,从老人身子四周缓缓升起,把他围起来,隔绝了这世界,只留下嘀嗒嘀嗒的钟表声……这时我突然明白了什么是心无旁骛。说来奇怪,从那以后,“猪一般的错题”竟渐渐少了。

然而不一样的父亲却又“来事”了。一个夏日的午后,我和同伴出行,不小心从单车上摔了下来,疼痛难忍。父亲闻讯赶来,我本想从他身上得到安慰,他却淡淡地说:“没事,小伤而已!”便回头走了。同伴们面面相觑,我又羞又急。

就在羞急间,只见他猛然回头,百米冲刺般跑回来,蹲在我面前,单膝着地如古代臣子觐见皇帝一般,瞪圆了眼睛,上上下下,细细地扫描了我几遍,然后露出狡黠的笑容,站了起来,又大踏步地走开了。

同伴们笑了,前仰后合;我哭了,伤心愤恨。

回家,面对妈妈奶奶外婆的责难,他还是笑,只有一句:“哪里跌倒哪里起来,谁跌倒谁起来!”唉!真是一个不一样的父亲!

“我们不一样,虽然会经历不同的事情,我们都希望,来生还能相遇……”不一样的父亲不可能时时在我的身边,但正因为他的不一样,哪一天跌倒了,我会自己站起来。

(作者系永春一中初三年学生,帆影文学社社员)

梁碧云点评

都说父爱如山,山的特点是沉默,不善言辞。小作者选取下棋、错题、跌倒三件事,视角独特,更能显示父亲言简意赅的形象特点和不善表达的深层情感。文章洗练中不乏幽默与智慧。歌词的引用、结尾的点题则增加了文章的寓意。

名师指津

做生活的有心人,从观察中找寻“源头”,从生活中寻觅“活水”,从细节中觅得“真情”。

【编辑:黄婧】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